鹅池首页

兰亭墨论

情系兰亭

经典书法

经典美文

名联佳句

池畔拾贝

神碑逸帖

E情别恋

闲情雅趣

缘于书圣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鹅池书院首页>>>

张文俊先生画语录

    文无德不高,德无文不显,文德异茂,方为完美,画也如此:画无文勿显,画无德勿高,即人品高,画品才高。
以形写神,形为神服务,神以形为依托,即神以形生。
  工笔画重形,写意画重神,故有写意、写实之说,其实写实画在形中显神,神中立形,无神之形乃疆画,与写意画是同体之理。
  作画当以迁思妙得,举一反三,画家要将自己的思想感情汇于画中,结合作画对象表达自己情感,用自身的技法修养,文化修养,来表达自己的艺术语言。
  用墨用水,如苍茫大海,浩瀚无际,用线如血脉,极具弹性,有节奏感,活泼灵动,线墨相生,感情奔放。
  作画要有情趣,要有艺术语言,要有个性,有感染力,要有激情,要同古人拉开距离,更要同今人拉开距离。
  山从云头起,云傍马头生,画要大气,也要有大势,有气无势则弱,有势无气则僵,以气助势则动,以势树气则静,即为气势也。
  致广大,尽精微。画画不要随便,要有思想内涵和背景。
  画黑而厚重易,画淡而厚重则难,淡而厚则胜黑而厚,淡妆浓抹亦雄浑。
  画山水画不能只是自然现象之反映或再现,还要有作者的思想情感,也不能只“编缉”搬弄别人的东西,而是要有自己的东西,要创造,要具备创造力、表现力。
  画要有时代气息,创作个性要融合到时代气息中,要静动结合,厚重坚凝,出奇制胜。
  北宋范宽:峰峦浑厚势壮雄强,虽有刚健,但清新灵秀不够,山水画笔墨要雄健苍润中不失清新灵秀方是上乘。
画水,处理水与石头的关系是要害,石势确定水势,水势又影响石势,其中的小石又丰富着水势,画山水不但要有势,也要有声,声势相间,灵动无阻,方是画水之高手。
  画山,山头是要害,好比一个人的脑袋,这个脑袋就是画中的丘壑,有意无墨不行,有墨无壑不行,意境笔墨丘壑都要处理好,结合好,要在墨海中立精神。
  画家概括景物的能力和善于处理自然变化规律的能力,是决定画家作品形式的关健,作画形式是逐渐形成的,形式不是模式,要不断变化。
  作画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不要急于求成,要有良好的基本功,创作时才能自由驾驱。
  作画技法不要单调,内容不要单调,要正确掌握枯、湿、浓、淡、疏、密、轻、重、张、驰、开、合等,虽然这是一般技法,但要做好确实不易,因为这些技法都是对立的,矛盾着存在的,要将这些技法统一起来,组织好,这就要求画家在创作过程中不断的制造这些矛盾,也要不断的解决些矛盾,这样画中内容才丰富,画面才完美。
  创作首要对所画作品的大至内容构思好这叫胸有成竹,但在创作运用上要无意,不要被前段的构思框住做到胸有成竹,这就是有意而思,无意而作,从情感中激发语言,从意外之中得来笔墨。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一个画家创作时,循规蹈矩、墨守成规,这样有了规矩也成不了方圆。规矩:传统与文化,笔墨与功力。方圆:意境与思想,语言与境界。学时需有规有矩,即入规矩之中,作画时无须规矩,即超出规矩之外,这样方圆方可大成。
    宾虹白石二师皆认为似与不似之间,为画之绝佳,太似无神而僵,太不似欺世,这不是定律。白石师的草虫,形象逼真,造型工整严谨,实在太似。宾虹之画,墨、笔、意、神具全,唯形不到,更甚者"绝不物象",实在太不似,二师的"似与不似之间"自破。似,形中见意,意中显神;不似,意中见形,形中立神。此方为画之绝佳。
  作画要有聚、散、疏、密、阴、阳、刚、柔。聚,在章法中有局部和整体之聚,局部之聚,服务于整体之聚,局部之聚要聚得松,聚得透,有气有眼。整体之聚能使主题突出,章法严密,无一笔可插入,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感觉。散,打破块面,大胆施展笔墨,像大海行舟,但不可散不可收,必须在整体主题之下,散不失意,散不失笔,笔、意、气相联,作到外紧内松,方是散到好处。疏有别于散,疏可跑马,这是形容笔墨可疏,意气不疏,笔墨虽疏,但相互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不失整章之法度。密,密不透风,来形容笔墨之间无笔可插,密不透风,但不能不透气,那画就板、僵。密要密得活,密得亮,密得笔不碍墨,墨不碍笔,色、笔、墨互不相碍,又互相贯通,方密的高。阴与阳,画家很少谈到,宾虹师偶提阴与阳,但论及内容几无。中国画和西画有一定的差别,中国画中的阴与阳决不能理解为西画中的阴与阳。中国画中的阴与阳向背,实质上是笔与墨的变化,阴为墨,阳为笔,有墨无笔则柔,有笔无墨则失灵气,有阴无阳则画则在失明块,有阳无阴则失原身与华滋,阴阳互用方能浑重华滋。
  刚与柔,刚则见笔,笔中有力,刚健之笔要用弹性、要灵活、要有节奏,此种刚健之笔方能做到刚中有柔。柔中要见笔力,柔沉之笔不失强健之力,方是柔中有刚。所谓刚健之中,不失秀气,休憩之中显刚健即是此理。
作画时需宁静,画者心要静,神要宁,不可心神不定,浮锅蚁,落墨下笔稳健、沉着,又要潇洒自如,变化万千,留的住墨,见得到笔力,不可轻飘浮华。
  下棋,每一步棋子的走动都是为全局面服务,布陈施局,都必须有全盘的打算,作画和下棋一样,每一个块面,每一笔墨,每一个疯癫都必须为整体章法服务,不能盯着一个地方画,要将整局布章完成之后,才能逐渐的加笔、加墨、捕色,最后细心施墨收实提神。
  作画时需活,就和下棋一样需布活眼,活眼非留一空白。活眼,实处有,虚处也有,画面中留有活眼,画方活,无活眼画即僵,在画面善于做活眼,方是作画之高手也。
  作画时需用心,不能浮糙,特别是对无笔墨之处,也就是画中的大空和小空。空不是没有,不是白纸,还得有物有景,这是内在美,古人所说的"实处易,虚处难"的"虚"就是这里所说的空,就是前面所说的画眼。
追求理法,不可太拘于泥,盲目求理求法,又怕脱师法,画者就手脚被困,而画就无灵气,一时追求理法之美而匠气太失。造作不化,要做到心中有法,画时无法,又不脱法,心中有理,画时无理而整局又不失理,画中有法理可寻,此为高手也。
  画者需吸收各家所长,能理解和懂得各家,不可喜好一家。而不懂得其他家,眼界就不高,目识就不远,理识就偏激,更不懂得鉴赏画之好坏,又如何能画好画,更不可能在画上有什么成就。
  石涛所说的"搜尽奇峰打草稿"讲的很好,搜是什么呢?搜就是到大自然中去寻找,去发现,就是深入生活;尽,就是很好是丰富;奇,不是奇怪,不是奇特,是美的东西,有代表好的物象,是自然界客观的东西,不是石头,是金子,是微妙;打草稿,不是随便也不是草率,是对在大自然中寻觅到的美的东西进行创造、整理、完善。一个画家不下苦工,不到大自然中去体验,去寻找,去发现就没有创作素材,笔墨就会干枯,就没有东西可画。
  学画有至捷径,严格的说学画没有捷径可走,画者必须踏踏实实,不可有半点虚假。要对各家法认真的研习,打好扎实的基础,没有强硬的传统基础,随便的创新,其作品没有内涵,是空的 ,没有生命力,经不起推敲。
  画家师法古人当然重要,师法古人,练好扎实的传统功底,师法古人要理解古人之法,要举一反三,灵活运用传统。比师法古人更重要的老师造化,要以自然为师,溶缩自然之美,用所学到的传统去精提自然界的美,但又不能被所学传统所束缚,要作到心中有传统,手下无传统,但又不失传统理法,这样才能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师古人非及师造化,古师之法理,皆取之于自然所创,故先师古人而后忘却古人,在师造化,又不识古人如何师造化,如不师造化,胸中就有丘壑物景,只师古人,不师造化,那是无源之水也。
  时有人提及,画家分功夫画家和聪明画家,功夫画家是有扎实的功夫,一步一步逐步取得成功,一般成名较晚。聪明画家偶尔懂一点传统,全凭天资,举一反三,一般成名较早。初听很有理,仔细分析错也,画画必须有扎实的基本功,就和大厦的基础,死练功夫也不行,必须举一反三,灵活运用,要将所学的功夫去造夺自然之精髓,没有扎实的传统,不师自然,仅凭几分小聪明是一时的新鲜、好奇,是成不了大气的。
  学习传统是得下苦功,但不能照搬照抄,要理解古人的用意,也就是理解传统,方能临摹得"到家"。学好了传统还必须跳出传统,不能由功夫变为工夫,那就失去了学习传统的意义。功夫与工夫是不同两个概念,功夫是有灵性的,工夫无灵性。故学习传统要得法,否则就成了工匠活儿。
  作画不是对着自然描写,是与自然对话,深识自然之性,感得自然之情,悟得自然之妙,非以样画意,取其形貌,应写自然之内涵,自然之神韵也。
  遗貌存真,自然之貌不可直取,取其形貌,而失之其神,是匠人所为;去其貌形,存其神韵,此乃遗貌存真是也。
  遗貌存真,"真"字最难,"真"含理法、气韵、灵性。法是从理中而来,而理从自然中来。自然千变万化,理也就千变万化。理有变,法不得不变,故法理无定性。法理俱备,气韵而成。灵性即至,至此真正做到了造化之"真"也。
画须有亮点,亮不是光,也不是白,而是重点,是主题。就和一篇文章的中心思想一样,其他都是配角,通过亮点把观者引入深处。深处,不是没有,要有东西,要有灵气。
  古人的白当黑,就是将白处和着墨处一样对待。白不是空,白是云、雾、水、天,是画眼,是气韵。白和黑同样重要。画中虚实的虚,也可当作白处来处理,白虚在画中再难处理,虚能盘活整画,画中无虚则呆板;有虚则活,虚不轻而重,白不空而有物景。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有虚画则灵,画有灵气则化境。
  下笔有力,运笔飘逸,有力就是沉着,有功力;飘逸,即是画家所说的"画的痛快,淋漓。沉着有力,飘逸痛快,二者是对立的。沉着有力,表现为静;飘逸、痛快,表现为动。一静一动,使画富有节奏感,静动兼容,互辅互影就和乐曲一样,即有单个音符,又互联互辅,完美组合,弹奏起来优美动听。但要注意的是,沉着有力不可呆板,痛快淋漓不可轻飘浮华;沉着有力要灵活,痛快淋漓要稳健。
  画要华滋浑厚,但不可通体墨黑,使人压抑。着墨深处是暗处,需留出气息来,这样的气息在画中显得特别亮。可染先生作画,多用功于亮处,用墨法于暗处,把暗处作为做足,将亮处彻底亮出,就和人的眼睛一样有神,以黑当静,以亮当动,一静一动,以墨当亮,以亮当墨,一亮一黑,动静结合。
  作画有收有放,收就是清楚景物的走向,结构,动姿,云气水溪的来源动态等,不可心无数,要了然胸中;放,就是不能让已掌握在胸中的传统技法框住,要灵活大胆地使用水、墨、色、线,自由运驱,画到哪儿变到哪儿,这就是放中有收,收中含放,收放自如。
  作画要能工能写,工精到自如,细作轻松,写意象气至奔放之中显神韵,要粗中见细,细中见粗,大中见小,小中见大,一幅中写意之处极具奔放热情,看似不经意,粗服乱头,实质一丝苟,来龙去脉,全有出去。微妙之处,且显精细,且轻松自如,无半点造化。
  作画不可太讲礼数,要有孩童味,要调皮。因孩童见那里好玩好奇,就到那里玩,玩的都是新鲜的,经常玩的就玩腻了,没兴趣了。作画应如孩童玩耍不可让陈规老调套住,要求常变,不然就会变成熟练工,操作工。作品既熟又不俗,成了产品。
  自古画家都创新,不是现代画家才提出来的,但创新不是纸上谈兵,也非漫无目的的乱涂糊抹,面目全非,说不清来龙去脉,没有一个交代,分不清主次,甚至于自己也读看不懂,这不是创新而是恶作剧。
  创新不是说创就创的,搞一些实验,弄得满纸怪腔怪调的,就是创新,创新要有创新的概念,理性,要能对新时代的认识,要有对新时代的热爱的激情,是把传统的笔墨技法向前推进,或者是用新的笔墨技法来表现新的时代物景,创出一套新的技法章法面貌。
  创新是和自身的素养分不开的,不是学了几天画就能够创新。中国画的创新是要有扎实的基本功的,是在学好传统的基础上不断的脱离传统,产生新的东西,是功到渠成的逐渐前进的过程,是自然形成的。
  宾虹先师在中国画上取得的伟大成就,是和他的学识、扎实的传统功底分不开的,是师 法古人,画师造化,逐渐悟出自己的艺术语言的,从宾虹作品中可以看出其深厚的传统功力,山山水水,树木房舍具有来处出处,看似随便画出实质章法严谨,笔墨精到,华滋浑厚,气韵深动,其作品已达化境。
  画家不可偏食,专事一个题材,其他画都不能为之,不能因为一只猫画好了,就称猫王,一只鸭画好了就称鸭王等,其实连个画家的称呼都不合格,只能称为熟练工匠而已。徐悲鸿马画的很好,但他的动物画的也很好,其他画他都能画的很好,而徐悲鸿就没有自称马王。齐白石师也没称为虾王,现下的"王"太多了,不可取。
  人贵品德,人品高,画品才高,品德不高,笔墨无法,画画不能名利心太重,更不能急于求成。作品还没有一定面目,就到处宣扬,请人吹捧这样不好,不利于成长,更不利于学习。画画要耐得住寂寞,要研究古人,研究今人,也要反省自己,不断总结,不断完善,推陈出新。
  作画为什么要研究古人,看今人,更要反省总结自己呢?一个画家如只是埋头玩弄已经熟练了的技法,不反复的研究古人和今人,甚至是西方的东西,那最终只能落个顽固不化的工美匠。画家研究古人和今人是要弄懂他们,理解他们,更重要的是要改变自己,画好再熟不变要淘汰,泥固不化者更要淘汰。
  作画要反复的画,不要只画表面一层,看似漂亮,实质轻飘,无内涵,经不敲。不懂画人看了很好,雅俗共赏;行内人看了无研究价值。所以画不怕积墨千层,怕的是不会积墨,满纸黑气圬气,作画只要得法,就是画上千层也是浑厚苍茫,淋漓之至。
  美酒是好,但需要善饮者品尝,不饮酒者,好满整酒一个味,古人有左文人右作家之说,这种说法不完善,能文善画善书,能画善文善书者甚众好的画作也需善画者来品,品画者切记不可偏食,不可像有的所谓"理论家"自己一笔不会画,根本不懂笔墨之规律,也不懂理法韵味,对画作指手画脚,乱说一通,自封理论界权威,着实可笑的很。
  能文而不求举,善画而不求售。画家作画,不可趋炎附势,更不可随他人喜好而免作其意,要保持独立的人格精神,抒发自己对大自然的情感。
  作画是借物抒情的一种手段,无物无景如何寄情。跟着别人跑,学着别人走,又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不过一工匠而已。故范宽有"前人之法未尝不近取诸物,吾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诸物也,吾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之叹。
  师造化,不是现代人总结出来的经验,古人就有"造化入画,画夺造化"的画论那么师造化"造"什么呢?闭门造车肯定有勃定义,那他人作品改头换面的"创造"一乏也是不当。故师造化,造化田地自然也,自然界的山山水水,花木树果,取之外形较为容易,如诗的神韵,方为高手,故造化之中要夺其神韵,夺其内美。
  巧夺天工,画外造化,巧夺天工可能是历代评论者对优秀的作品赞美形容之词,而画外造化就没有提过。巧不是手脚灵巧,而是画家能够在大自然中捕捉到美的东西,其他人不能或认真不入画的,他都能洞察出和捕捉到美的可入画的东西,是善于在大自然中美好的,内在的微妙之处表现出来;天工而是无造化之气,不俗,不庸,不厌表现手法极具优美,当然要做为这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就是要画外造化了。中国画到一定时,画的是修养,是文化,是画外的功夫,是将自己的学养丰富的阅历、深厚的知识运用到画中,将一幅好的称为画中有诗或无声之诗,这些都是画外之造化。
  作画要厚秃华滋、层层堆积,笔不碍墨。墨不碍笔,墨又不墨、笔也不碍笔,色墨互生,互不相碍,来龙去脉,笔笔有来处也有去处。气势贯穿整章,墨笔干净丰富,要做到积墨千层而无黑气。积染千层而墨气淋漓,此为山水画最高之境界。
  作画不但要善用墨、笔,也要善用水。墨,是画中之肉,是画中之骨,水,即是画中之血,气,则是画中之神,善用墨而不用善用水,画太焦,无灵气,善用墨而不善用线,则画较而无力。
  作画要善变,特别是题材要变,要丰富,不能千张一面。
  作画要大气,小幅也能画大画,势大势到即画大也。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故画水必以灵动多姿之笔墨方能表达飞流有声之神韵。
  用水用墨如卷落大海,浩瀚无际,用线要富有弹性、有节奏、活泼、灵动、线墨相生、水墨相印、感情奔放。
  作画能不能离形离色 ,肯定地回答不能,不能离线形又不能是形,无形无画,这个在画中如何生成?画家如何立形,各家有各家的方式,似与不似,雅俗共赏的路已经快走完了。那么立形,形态生色将是现代画家要做的事。
  画有至大、至刚、至秀、至中、至正、至灵,刚柔相继灵清淋涤,气势博大,章法轻松严谨,画能达此境界乃登峰造极了。
笔墨老辣,太实非高手,老辣生稳拙,方是高手也。
  画需感悟,也需有激情,感悟加激情,方能有创造,同样画画也需技巧,无技巧,画不达,即心高,眼高,手底,功夫布道家也。
  古人为旧,今人为新,旧是新的燃料,由燃料的作用产生动力,而有新,今人为新,此新不妥,今人已有俩东西且已经在用,应是新与之见了,那么自己的新在哪里,应在自然中去, 寻,在感悟中得道,此道得来即为新,新不顶时,也不定形,新需变,新需化新无止境,此乃画事之发展也。
  师法古人,还需师心更需师,师迹师心,再师造化,造化什么,自然也。用什么去师,用眼、用手,都不是。要用感情造化,要用思想,用脑去悟,不是搬拿,也不是善改,师的是精神、灵气、神韵。
  作画要漫不经心,悠闲自在。所谓漫不经心,实来不易,好画就在不漫不经心;悠闲自在产生的,因为要能达到漫不经心的火候,非一早一日能达到的,需要几十年的修养和苦功之后,才到达漫不经心的地步,达到物我两忘,无际无限。灵气弥漫于纸上的境界。
  作画要起于依托,而弃于依托,再无中生有,依托乃物景,自然物人造之物,作画的素材来于自然中懂得物景或人造之景物,不是在家凭空相想象。但作画化决不能照搬照抄之景,不能做拿来主义,以形写神说的再了然,以自然之景物为素材, 为依托,来写自然物景的神态,即神从形生,弃于依托,也就是,有了自然物景后,再忘了自然之形状,忘了自己眼中的形,悟出物景中的灵性,再表现出来,虽不能具到,但在虚灵之处,也能见到物景的存在,且感到无边无际,即为无中生有也。
  作画最难的是将自然界的各种气息变化和画者的思想,情感结合起来,到达这一地步,有深厚的基本功和高深的学识还不够,还要有悟。画者对自然物景,首先从认识自然,理解自然,发现自然,再到感悟自然,即物为我化的最高境界。
  超脱,是作画者最基本的要求,但还有很多画者或凭者,将"超脱"作为画者的最高境界,一个画家不能超脱,如何能称之为画家。古人们的想象中,摄影是将实物完全不变的拍摄下来,仅仅是取景取法,取变化得时,用功能合光惑得巧等,而事实并不是这么简单。摄影家是将自然之景,通过技术和技巧等等,再现自然之精华,灵气,已经不再是自然的拿来了,有的甚至于彻底超脱,何况是有思有想的人脑呢?所以不能超脱就不能称之为画家,超脱是画家的最底要求。
  顾恺之"以形写神"即以写形为手段,通过写形,有形生神也,但以形写神,各人有各的理解,各家与各家的理解也就不同了。无形,神何来?似与不似之间就显神,也非完全,写意有达神,工形同样能达神,故重意写不种工写是不正确的。
  陈之佛,于非阁,工形而神,宾虹师写意而显神,白石虽在似与不似间,然白石师的草虫极工细,而神足矣,故宾虹、白石二师对"太似"的批评 是欠说服力的。
  画者各不相同,因画者的思想情感、观念、状态、环境、经济等各不相同,所以其作品之风格也就各不相同。画者要理解其他作品,吸收他人作品的精华为己所用,这就是融众家之长补以之不足。但不能拿来主义,要消化,要感悟变成自己的东西,画者不能只接受自己的风格,不习惯他的风格,更不能贬低他人的东西。孔子所云"三人行,必有吾师",故要求画者品德要高,海百川,有容乃大。
  古人可创技法,为造型服务,特别是纳采时,画家技法甚来,为中国画作出了不朽之功,但笔墨当随时代则新笔墨反映生活则活,故古人之技法套路,在现代人的创作中,只能作为养分,只能作为强壮体格的营养剂,决不能在作为工具使用,中国画必须革新,必须发展,推陈才能出新。否则古人的套路将成为今人的绊脚石。
  不使用传统之技法,如何表现,用什么手段表现自然和思想呢?使用传统技法,与用传统技法创造新法,是两个概念。传统技法不是不用,而是用传统技法作为养分是营养土,营养土还需加添其他的养分,利用这个营养土,培育新的东西,用新的手法来表现自然和思想,这就是革新,就是发展。用发展的笔、墨、色等,创作新的中国画,这是中国画发展的必然趋势。
  推陈出新,不是现代人的走用词,古人就提倡创新,代代人在创新,不是到了今人才创新的,创新不是将传统丢了,不是不要传统,而是更好地学好传统,学好传统是为创新打基础,是为了有新的东西创出来。没有传统基础,也就没有装同文化,如何创新,新从何来?奇腔怪调不是新的东西,是吓人,是自欺欺人,自己骗自己,故可染师的用百分之百的功力打进去,用百分之一百二的功力打出来就是这个道理。
  前人所说"喜气画兰,怒气写竹"形容作画时的状态,但比喻的有点片面,画画当然是有情缘的,再好的情缘与低落的情绪下所做的作品也有处别,但并不明显,只有环境不同,条件不同,观念不同,作品的风格才明显,故喜气时不但可写竹,怒气时也可画兰。虽然可将其解释为一种情绪或是一种状态,但"喜气画兰,怒气写竹"还是有点偏激,容易误导后人,作为文学写作可以形容其状态,,但作为画画之法之理不可取,因画画讲究的是艺术状态,是"悟"。作画时心要静,气要聚,笔下要有势,要有气象,心怒时怎能不浮躁,怒极时手脚都颤抖,如何使笔,故"喜气画兰,怒气写竹"的形容或比喻欠妥。
  作画是要有灵感,灵感来了就能画画,没有灵感就从自然中寻找灵感等等,是否事实?至今没有一个凭者细论,或论之有理。没有灵感,事实上是没有激情或没有感觉,也可以说没有东西画,肚里没货,手上没法。确实没有灵感,没有激情是画不出好画的,只有到大自然中感悟自然的灵气与精华,画家就会产生要想挥毫的感觉来发泄自己心中对自然的情感,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灵感。
现在画者中大谈灵感来了,信手而写,往往作品奇怪得很。奇与怪是两个不同的感念,画家所追求的奇,往往能使画有一种惊险的感觉,但惊险得险到好处,这是经营上的一种大胆手法,以奇取胜但不失理法。怪是不合常理,没有追求目的,失去理法的一种怪诞的反常的现象,故奇可求怪不可取。
  作画要懒,这个懒从字面上解释是懒惰的意思,但作画时的懒,是松懈的释义。作画时要懒一点,不是懒的不画画了,是作时懒一点而已。画时怎么懒,也就是不要面面俱到,该少着墨的地方要懒,该少用笔的地方要懒,不要太勤快了,要空而不空,实而不实,到而不到,周而不周,形而不形,是而不是,这就要画家懒到好处了。
  作画要有厚重之感,一幅好的山水画,有一种扑面而来,重如"泰山"之感,所以画要有势,有势也要有内涵,画中要有推敲的笔墨,轻飘飘的,单薄薄的一二层,看似漂亮,实质无东西,是空的,不要大笔扫上几下,点几点墨点,染几笔淡墨,刷上一层色,这样的画是欺世之作,有碍中国画的发展。
  1、不论画洪波细流,其起伏变幻旋涡隐显激流险滩,水平如镜多姿多彩,难以尽其好。有规律可寻,运用笔墨挥洒自如,写胸中之水为纸伤之水,生动活泼则神气生泼。若死描刻划得其形失之神为死画也。
  2、1983年10月余去九寨沟写生,在"诺日朗瀑布"前观察体验三日。自六十米高处飞流经山石下,水石隐现,变幻多姿。水遇石受阻,绕道而流或直泻越石而下,水石之隐现其微妙变化言语莫能形容。由于水之厚薄石之大小穿插生动自然而用笔墨应当随水石而变,其画法,在生活实践艺术实践中提高自我。
  3、小溪流水,水纹用线有曲有直。因水之湍激,故用线要有力度,溪中石块有大小浓淡,石势与水势一致方显示整体感强度。
  4、虎跳峡山高水急浪花汇成一团,难解难分。要分虚实层次,乱中求治,随机应变,打破常规画法。要画出感觉。
  5、争让之法。争流如担夫争道,意在竞争向前,遇阻而不能克,绕道而行。只知相争,虽你而得逞小得也,非智者所为。岂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见远大得小而失大至,余常作争流图以争让之法为之。
  6、我第一次观察大海画大海是在四十年前,到青岛访问,而后到连云港、澳门写生。海浪来势太猛,瞬息消去,如此反复。波涛浪花大小错落,有规律得用速记下来大体而后丰富细部,最后洒墨点为水提神 。远水无波,色与天齐,我画海上升明月就是我对海涛的领悟。
  7、推陈出新。以传统为基础,以生活为源泉,以心原为动力,新比旧好,方能发展,新比旧高,方能胜旧。无论学传统师造化,既要学好,又要破好学而不破则死,破而不学何能自立。笔墨当推己之旧、出己之新,艺术之事切勿作茧自缚缚人耳。写此赠殷俊勉之。
  8、石与水相间,错落有致,虚实相生,实不塞,虚不空,灵空生动,静不滞,动不乱,流传贯通,生生不息。----题《深山不见人,流泉细无声》2003、7、8。
  9生活是创作的源泉,但非简单的表现。生活外在之状况亦能表现技巧之高超,实为抒发开放作者真实之灵魂、生命之活力、灿烂之光辉、激情之流露,至美之展示,故能感人至深,促人奋进向上而艺术之个性时代性极为鲜明,虽一草一木内蕴丰满方达艺术高境界也。
  两千零三年八月廿二日题此补白为人治学要端正学人之长,补己之短,看书看书看报看电视,与人交谈都是学习机会,贵在事事认真,大有益多。
                                                 八六老翁张文俊志

相关链接:
《张文俊画集》 张文俊作品欣赏(1) 张文俊作品欣赏(2) 张文俊作品欣赏(3) 张文俊作品欣赏(4)

首 页简介联系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名称:山东省临沂市鹅池书院 www.echishuyan.com  站长:王玉亮    电子邮箱:wwyl196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