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历

名帖临摹

习作展示

池畔拾贝

E情别恋

缘于临沂

您现在的位置:鹅池书院首页>>>池畔拾贝>>>美辞锦文>>>陈继儒《小窗幽记 》

小窗幽记

卷四 集灵

天下有一言之微,而千古如新,一字之义,而百世如见者,安可泯灭之?故风雷雨露,天之灵,山川名物,地之灵,语言文字,人之灵;毕三才之用,无非一灵以神其间,而又何可泯灭之?集灵第四。

  投刺空劳,原非生计;曳裾自屈,岂是交游。

  事遇快意处当转,言遇快意处当住。

  俭为贤德,不可着意求贤;贫是美称,只是难居其美。

  志要高华,趣要淡泊。

  眼里无点灰尘,方可读书千卷;胸中没些渣滓,才能处世一番。

  眉上几分愁,且去观棋酌酒;心中多少乐,只来种竹浇花。

  茅屋竹窗,贫中之趣,何须脚到李侯门;草帖画谱,闲里所需,直凭心游杨子宅。

  好香用以熏德,好纸用以垂世,好笔用以生花,好墨用以焕彩,好茶用以涤烦,好酒用以消忧。

  声色娱情,何若净几明窗,一坐息顷;利荣驰念,何若名山胜景,一登临时。

  竹篱茅舍,石屋花轩,松柏群吟,藤萝翳景;流水绕户,飞泉挂檐;烟霞欲栖,林壑将瞑。中处野叟山翁四五,予以闲身,作此中主人。坐沉红烛,看遍青山,消我情肠,任他冷眼。

  问妇索酿,瓮有新刍;呼童煮茶,门临好客。

  花前解佩,湖上停桡,弄月放歌,采莲高醉;晴云微袅,渔笛沧浪,华句一垂,江山共峙。

  胸中有灵丹一粒,方能点化俗情,摆脱世故。

  独坐丹房,潇然无事,烹茶一壶,烧香一炷,看达摩面壁图。垂帘少顷,不觉心净神清,气柔息定,濛濛然如混沌境界,意者揖达摩与之乘槎而见麻姑也。

  无端妖冶,终成泉下骷髅;有分功名,自是梦中蝴蝶。

  累月独处,一室萧条;取云霞为伴侣,引青松为心知。或稚子老翁,闲中来过,浊酒一壶,蹲鸱一盂,相共开笑口,所谈浮生闲话,绝不及市朝。客去关门,了无报谢,如是毕余生足矣。

  半坞白云耕不尽,一潭明月钓无痕。

  茅檐外,忽闻犬吠鸡鸣,恍似云中世界;竹窗下,唯有蝉吟鹊噪,方知静里乾坤。

  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觅了时无了时。若能行乐,即今便好快活。身上无病,心上无事,春鸟是笙歌,春花是粉黛。闲得一刻,即为一刻之乐,何必情欲乃为乐耶?

  开眼便觉天地阔,挝鼓非狂;林卧不知寒暑,上床空算。

  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

  山泽未必有异士,异士未必在山泽。

  业净六根成慧眼,身无一物到茅庵。

  人生莫如闲,太闲反生恶业;人生莫如清,太清反类俗情。

  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念头稍缓时,便宜庄诵一遍。

  梦以昨日为前身,可以今夕为来世。

  读史要耐讹字,正如登山耐仄路,蹈雪耐危桥,闲居耐俗汉,看花耐恶酒,此方得力。

  世外交情,惟山而已。须有大观眼,济胜具,久住缘,方许与之莫逆。

  九山散樵迹,俗间徜徉自肆,遇佳山水处,盘礴箕踞,四顾无人,则划然长啸,声振林木;有客造榻与语,对曰:“余方游华胥,接羲皇,未暇理君语。”客之去留,萧然不以为意。

  择池纳凉,不若先除热恼;执鞭求富,何如急遣穷愁。

  万壑疏风清,两耳闻世语,急须敲玉磬三声;九天凉月净,初心诵其经,胜似撞金钟百下。

  无事而忧,对景不乐,即自家亦不知是何缘故,这便是一座活地狱,更说甚么铜床铁柱,剑树刀山也。

  烦恼之场,何种不有,以法眼照之,奚啻蝎蹈空花。

  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到则拂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藉以卧,意亦甚适,梦亦同趣。

  闭门阅佛书,开门接佳客,出门寻山水,此人生三乐。

  客散门扃,风微日落,碧月皎皎当空,花阴徐徐满地;近檐鸟宿,远寺钟鸣,荼铛初熟,酒瓮乍开;不成八韵新诗,毕竟一个俗气。

  不作风波于世上,自无冰炭到胸中。

  秋月当天,纤云都净,露坐空阔去处,清光冷浸,此身如在水晶宫里,令人心胆澄澈。

  遗子黄金满箧,不如教子一经。

  凡醉各有所宜。醉花宜昼,袭其光也;醉雪宜夜,清其思也;醉得意宜唱,宣其和也;醉将离宜击钵,壮其神也;醉文人宜谨节奏,畏其侮也;醉俊人宜益觥盂加旗帜,助其怒也;醉楼宜暑,资其清也;醉水宜秋,泛其爽也。此皆审其宜,考其景,反此则失饮矣。

  竹风一阵,飘飏茶灶疏烟;梅月半湾,掩映书窗残雪。

  厨冷分山翠,楼空入水烟。

  闲疏滞叶通邻水;拟典荒居作小山。

  聪明而修洁,上帝固录清虚;文墨而贪残,冥官不受词赋。

  破除烦恼,二更山寺木鱼声;见彻性灵,一点云堂优钵影。

  兴来醉倒落花前,天地即为衾枕;机息坐忘磐石上,古今尽属蜉蝣。

  老树着花,更觉生机郁勃;秋禽弄舌,转令幽兴潇疏。

  完得心上之本来,方可言了心;尽得世间之常道,才堪论出世。

  雪后寻梅,霜前访菊,雨际护兰,风外听竹;固野客之闲情,实文人之深趣。

  结一草堂,南洞庭月,北蛾眉雪,东泰岱松,西潇湘竹;中具晋高僧支法,八尺沉香床。浴罢温泉,投床鼾睡,以此避暑,讵不乐也?

  人有一字不识,而多诗意;一偈不参,而多禅意;一勺不濡,而多酒意;一石不晓,而多画意;淡宕故也。

  以看世人青白眼,转而看书,则圣贤之真见识;以议论人雌黄口,转而论史,则左狐之真是非。

  事到全美处,怨我者不能开指摘之端;行到至污处,爱我者不能施掩护之法。

  必出世者,方能入世,不则世缘易堕;必入世者,方能出世,不则空趣难持。

  调性之法,急则佩韦,缓则佩弦;谐情之法,水则从舟,陆则从车。

  才人之行多放,当以正敛之;正人之行多板,当以趣通之。

  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义相干,可以理遣。佩此两言,足以游世。

  冬起欲迟,夏起欲早;春睡欲足,午睡欲少。

  无事当学白乐天之嗒然,有客宜仿李建勋之击磬。

  郊居,诛茅结屋,云霞栖梁栋之间,竹树在汀洲之外;与二三之同调,望衡对宇,联接巷陌;风天雪夜,买酒相呼;此时觉曲生气味,十倍市饮。

  万事皆易满足,惟读书终身无尽;人何不以不知足一念加之书。又云:读书如服药,药多力自行。

  醉后辄作草书十数行,便觉酒气拂拂,从十指出也。

  书引藤为架,人将薜作衣。

  从江干溪畔,箕踞石上,听水声浩浩潺潺,粼粼冷冷,恰似一部天然之乐韵,疑有湘灵在水中鼓瑟也。

  鸿中叠石,常论高下,但有木阴水气,便自超绝。

  段由夫携瑟,就松风涧响之间曰,三者皆自然之声,正合类聚。

  高卧闲窗,绿阴清昼,天地何其寥廓也。

  少学琴书,偶爱清净,开卷有得,便欣然忘食;见树木交映,时鸟变声,亦复欢然有喜。常言五六月,卧北窗下,遇凉风暂至,自谓羲皇上人。

  空山听雨,是人生如意事。听雨必于空山破寺中,寒雨围炉,可以烧败叶,烹鲜笋。

  鸟啼花落,欣然有会于心。遣小奴,挈瘿樽,酤白酒,釂一梨花瓷盏;急取诗卷,快读一过以咽之,萧然不知其在尘埃间也。

  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

  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犹难为怀。

  欲见圣人气象,须于自己胸中洁净时观之。

  执笔惟凭于手熟,为文每事于口占。

  箕踞于班竹林中,徙倚于青矶石上;所有道笈梵书,或校雠四五字,或参讽一两章。茶不甚精,壶亦不燥,香不甚良,灰亦不死;短琴无曲而有弦,长讴无腔而有音。激气发于林樾,好风逆之水涯,若非羲皇以上,定亦稽阮之间。

  闻人善则疑之,闻人恶则信之,此满腔杀机也。

  士君子尽心利济,使海内少他不得,则天亦自然少他不得,即此便是立命。

  读书不独变气质,且能养精神,盖理义收缉故也。

  周旋人事后,当诵一部清静经;吊丧问疾后,当念一通扯淡歌。

  卧石不嫌于斜,立石不嫌于细,倚石不嫌于薄,盆石不嫌于巧,山石不嫌于拙。

  雨过生凉境闲情,适邻家笛韵,与晴云断雨逐听之,声声入肺肠。

  不惜费,必至于空乏而求人;不受享,无怪乎守财而遗诮。

  园亭若无一段山林景况,只以壮丽相炫,便觉俗气扑人。

  餐霞吸露,聊驻红颜;弄月嘲风,闲销白日。

  清之品有五:睹标致,发厌俗之心,见精洁,动出尘之想,名曰清兴;知蓄书史,能亲笔砚,布景物有趣,种花木有方,名曰清致;纸裹中窥钱,瓦瓶中藏粟,困顿于荒野,摈弃乎血属,名曰清苦;指幽僻之耽,夸以为高,好言动之异,标以为放,名曰清狂;博极今古,适情泉石,文韵带烟霞,行事绝尘俗,名曰清奇。

  对棋不若观棋,观棋不若弹瑟,弹瑟不若听琴。古云:“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音。”斯言信然。

  奕秋往矣,伯牙往矣,千百世之下,止存遗谱,似不能尽有益于人。唯诗文字画,足为传世之珍,垂名不朽。总之身后名,不若生前酒耳。

  君子虽不过信人,君子断不过疑人。

  人只把不如我者较量,则自知足。

  折胶铄石,虽累变于岁时;热恼清凉,原只在于心境。所以佛国都无寒暑,仙都长似三春。

  鸟栖高枝,弹射难加;鱼潜深渊,网钓不及;士隐岩穴,祸患焉至。

  于射而得楫让,于碁而得征诛;于忙而得伊周,于闲而得巢许;于醉而得瞿昙,于病而得老庄,于饮食衣服、出作入息,而得孔子。

  前人云:“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不当草草看过。

  优人代古人语,代古人笑,代古人愤,今文人为文似之。优人登台肖古人,下台还优人,今文人为文又似之。假令古人见今文人,当何如愤,何如笑,何如语?

  看书只要理路通透,不可拘泥旧说,更不可附会新说。

  简傲不可谓高,谄谀不可谓谦,刻薄不可谓严明,阘茸不可谓宽大。

  作诗能把眼前光景,胸中情趣,一笔写出,便是作者,不必说唐说宋。

  少年休笑老年颠,及到老时颠一般,只怕不到颠时老,老年何暇笑少年。

  饥寒困苦福将至已,饱饫宴游祸将生焉。

  打透生死关,生来也罢,死来也罢;参破名利场,得了也好,失了也好。

  混迹尘中,高视物外;陶情杯酒,寄兴篇咏;藏名一时,尚友千古。

  痴矣狂客,酷好宾朋;贤哉细君,无违夫子。醉人盈座,簪裾半尽;酒家食客满堂,瓶瓮不离米肆。灯烛荧荧,且耽夜酌;爨烟寂寂,安问晨炊。生来不解攒眉,老去弥堪鼓腹。

  皮囊速坏,神识常存,杀万命以养皮囊,罪卒归于神识。佛性无边,经书有限,穷万卷以求佛性,得不属于经书。

  人胜我无害,彼无蓄怨之心;我胜人非福,恐有不测之祸。

  书屋前,列曲槛栽花,凿方池浸月,引活水养鱼;小窗下,焚清香读书,设净几鼓琴,卷疏帘看鹤,登高楼饮酒。

  人人爱睡,知其味者甚鲜;睡则双眼一合,百事俱忘,肢体皆适,尘劳尽消,即黄梁南柯,特余事已耳。静修诗云:“书外论交睡最贤。”旨哉言也。

  过份求福,适以速祸;安分远祸,将自得福。

  倚势而凌人者,势败而人凌;恃财而侮人者,财散而人侮。此循环之道。

  我争者,人必争,虽极力争之,未必得;我让者,人必让,虽极力让之,未必失。

  贫不能享客,而好结客;老不能徇世,而好维世;穷不能买书,而好读奇书。

  沧海日,赤城霞;蛾眉雪,巫峡云;洞庭月,潇湘雨;彭蠡烟,广凌涛;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少陵诗,摩诘画;左传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帖;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窗。

  偶饭淮阴,定万古英雄之眼;醉题便殿,生千秋风雅之光。

  清闲无事,坐卧随心,虽粗衣淡食,自有一段真趣;纷扰不宁,忧患缠身,虽锦衣厚味,只觉万状愁苦。

  我如为善,虽一介寒士,有人服其德;我如为恶,虽位极人臣,有人议其过。

  读理义书,学法帖字;澄心静坐,益友清谈;小酌半醺,浇花种竹;听琴玩鹤,焚香煮茶;泛舟观山,寓意奕棋。虽有他乐,吾不易矣。

  成名每在穷苦日,败事多因得志时。

  宠辱不惊,肝木自宁;动静以敬,心火自定;饮食有节,脾土不泄;调息寡言,肺金自全;怡神寡欲,肾水自足。

  让利精于取利,逃名巧于邀名。

  彩笔描空,笔不落色,而空亦不受染;利刀割水,刀不损锷,而水亦不留痕。

  唾面自干,娄师德不失为雅量;睚眦必报,郭象玄未免为祸胎。

《小窗幽记》卷六 

   结庐松竹之间,闲云封户;徙倚青林之下,花瓣沾衣。芳草盈阶,茶烟几缕;春光满眼,黄鸟一声。此时可以诗,可以画,而正恐诗不尽言,画不尽意。而高人韵士,能以片言数语尽之者,则谓之诗可,谓之画可,谓高人韵士之诗画亦无不可。集景第六。

  花关曲折,云来不认湾头;草径幽深,落叶但敲门扇。

  细草微风,两岸晚山迎短桌;垂杨残月,一江春水送行舟。

  草色伴河桥,锦缆晓牵三竺雨;花阴连野寺,布帆晴挂六桥烟。

  闲步畎亩间,垂柳飘风,新秧翻浪;耕夫荷农器,长歌相应;牧童稚子,倒骑牛背,短笛无腔,吹之不休,大有野趣。

  夜阑人静,携一童立于清溪之畔,孤鹤忽唳,鱼跃有声,清入肌骨。

  垂柳小桥,纸窗竹屋,焚香燕坐,手握道书一卷。客来则寻常茶具,本色清言,日暮乃归,不知马蹄为何物。

  门内有径,径欲曲;径转有屏:屏欲小;屏进有阶,阶欲平;阶畔有花,花欲鲜;花外有墙,墙欲低;墙内有松,松欲古:松底有石,石欲怪;石面有亭,亭欲朴;亭后有竹,竹欲疏;竹尽有室,室欲幽;室旁有路,路欲分;路合有桥,桥欲危;桥边有树,树欲高;树阴有草,草欲青;草上有渠,渠欲细;渠引有泉,泉欲瀑;泉去有山,山欲深:山下有屋,屋欲方;屋角有圃,圃欲宽;圃中有鹤,鹤欲舞;鹤报有客,客不俗;客至有酒,酒欲不却;酒行有醉,醉欲不归。

  清晨林鸟争鸣,唤醒一枕春梦。独黄鹂百舌,抑扬高下,最可人意。

  高峰入云,清流见底。两岸石壁,五色交辉,青林翠竹,四时俱备,晓雾将歇,猿鸟乱呜;日夕欲颓,池鳞竞跃,实欲界之仙都。自唐乐以来,未有能与其奇者。

  曲径烟深,路接杏花酒舍;澄江日落,门通杨柳渔家。

  长松怪石,去墟落不下一二十里。鸟径缘崖,涉水于草莽间。数四左右,两三家相望,鸡犬之声相闻。竹篱草舍,燕处其间,兰菊艺之,霜月春风,日有余思。临水时种桃梅,儿童婢仆皆布衣短褐,以给薪水,酿村酒而饮之。案有诗书、庄周、太玄、楚辞、黄庭、阴符、楞严、圆觉,数十卷而已。杖藜蹑屐,往来穷谷大川,听流水,看激湍,鉴澄潭,步危桥,坐茂树,探幽壑,升高峰,不亦乐乎!

  天气晴朗,步出南郊野寺,沽酒饮之。半醉半醒,携僧上雨花台,看长江一线,风帆摇曳,钟山紫气,掩映黄屋,景趣满前,应接不暇。

  净扫一室,用博山炉爇沉水香,香烟缕缕,直透心窍,最令人精神凝聚。

  每登高邱,步邃谷,延留燕坐,见悬崖瀑流,寿木垂萝,閟邃岑寂之处,终日忘返。

  每遇胜日有好怀,袖手哦古人诗足矣。青山秀水,到眼即可舒啸,何必居篱落下,然后为己物?

  柴门不扃,筠帘半卷,梁间紫燕,呢呢喃喃,飞出飞入。山人以啸咏佐之,皆各适其性。

  风晨月夕,客去后,蒲团可以双跏;烟岛云林,兴来时,竹杖何妨独往。

  三径竹间,日华澹澹,固野客之良辰;一编窗下,风雨潇潇,亦幽人之好景。

  乔松十数株,修竹千余竿;青萝为墙垣,白石为鸟道;流水周于舍下,飞泉落于檐间;绿柳白莲,罗生池砌:时居其中,无不快心。

  人冷因花寂,湖虚受雨喧。

  有屋数间,有田数亩。用盆为池,以瓮为牖,墙高于肩,室大于斗。布被暖余,藜藿饱后。气吐胸中,充塞宇宙,笔落人间,辉映琼玖。人能知止,以退为茂。我自不出,何退之有?心无妄想,足无妄走,人无妄交,物无妄受。炎炎论之,甘处其陋。绰绰言之,无出其右。羲轩之书,未尝去手,尧舜之谈,未尝离口。谭中和天,同乐易友,吟自在诗,饮欢喜酒。百年升平,不为不偶,七十康彊,不为不寿。

  中庭蕙草销雪,小苑梨花梦云。

  以江湖相期,烟霞相许;付同心之雅会,托意气之良游。或闭户读书,累月不出;或登山玩水,竟日忘归。斯贤达之素交,盖千秋之一遇。

  荫映岩流之际,偃息琴书之侧,寄心松竹,取乐鱼鸟,则淡泊之愿,于是毕矣。

  庭前幽花时发,披览既倦,每啜茗对之。香色撩人,吟思忽起,遂歌一古诗,以适清兴。

  凡静室,须前栽碧梧,后种翠竹,前檐放步,北用暗窗,春冬闭之,以避风雨,夏秋可开,以通凉爽。然碧梧之趣,春冬落叶,以舒负暄融和之乐,夏秋交荫,以蔽炎烁蒸烈之气,四时得宜,莫此为胜。

  家有三亩园,花木郁郁。客来煮茗,谈上都贵游、人间可喜事,或茗寒酒冷,宾主相忘,其居与山谷相望,暇则步草径相寻。

  良辰美景,春暖秋凉。负杖蹑履,逍遥自乐。临池观鱼,披林听鸟;酌酒一杯,弹琴一曲;求数刻之乐,庶几居常以待终。筑室数楹,编槿为篱,结茅为亭。以三亩荫竹树栽花果,二亩种蔬菜,四壁清旷,空诸所有,蓄山童灌园剃草,置二三胡床着亭下,挟书剑以伴孤寂,携琴奕以迟良友,此亦可以娱老。

  一径阴开,势隐蛇蟺之致,云到成迷;半阁孤悬,影回缥缈之观,星临可摘。

  几分春色,全凭狂花疏柳安排;一派秋容,总是红蓼白苹妆点。

  南湖水落,妆台之明月犹悬;西郭烟销,绣榻之彩云不散。

  秋竹沙中淡,寒山寺里深。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潭水寒生月,松风夜带秋。

  春山艳冶如笑,夏山苍翠如滴,秋山明净如妆,冬山惨淡如睡。

  眇眇乎春山,淡冶而欲笑,翔翔乎空丝,绰约而自飞。

  盛暑持蒲,榻铺竹下,卧读《骚》经,树影筛风,浓阴蔽日,丛竹蝉声,远远相续,蘧然入梦,醒来命取榐栉发,汲石涧流泉,烹云芽一啜,觉两腋生风。徐步草玄亭,芰荷出水,风送清香,鱼戏冷泉,凌波跳掷。因涉东皋之上,四望溪山罨画,平野苍翠。激气发于林瀑,好风送之水涯,手挥麈尾,清兴酒然。不待法雨凉雪,使人火宅之念都冷。

  山曲小房,人园窈窕幽径,绿玉万竿。中汇涧水为曲池,环池竹树云石,其后平冈透迤,古松鳞鬣,松下皆灌丛杂木,茑萝骈织,亭榭翼然。夜半鹤唳清远,恍如宿花坞;间闻哀猿啼啸,嘹呖惊霜,初不辨其为城市为山林也。

  一抹万家,烟横树色,翠树欲流,浅深间布,心目竞观,神情爽涤。

  万里澄空,千峰开霁,山色如黛,风气如秋,浓阴如幕,烟光如缕,笛响如鹤唳,经呗如咿唔,温言如春絮,冷语如寒冰,此景不应虚掷。

  山房置古琴一张,质虽非紫琼绿玉,响不在焦尾号钟,置之石床,快作数弄。深山无人,水流花开,清绝冷绝。

  密竹轶云,长林蔽日,浅翠娇青,笼烟惹湿,构数椽其间,竹树为篱,不复葺垣。中有一泓流水,清可漱齿,曲可流觞,放歌其间,离披蒨郁,神涤意闲。

  抱影寒窗,霜夜不寐,徘徊松竹下。四山月白露坠,冰柯相与,咏李白《静夜思》,便觉冷然寒风。就寝复坐蒲团,从松端看月,煮茗佐谈,竟此夜乐。

  云晴叆叆,石楚流滋,狂飙忽卷,珠雨淋漓。黄昏孤灯明灭,山房清旷,意自悠然。夜半松涛惊飓,蕉园鸣琅,窾坎之声,疏密间发,愁乐交集,足写幽怀。

  四林皆雪,登眺时见絮起风中,千峰堆玉,鸦翻城角,万壑铺银。无树飘花,片片绘子瞻之壁;不妆散粉,点点糁原宪之羹。飞霰入林,回风折竹,徘徊凝览,以发奇思。画冒雪出云之势,呼松醪茗饮之景。拥炉煨芋,欣然一饱,随作雪景一幅,以寄僧赏。

  孤帆落照中,见青山映带,征鸿回渚,争栖竞啄,宿水鸣云,声凄夜月,秋飙萧瑟,听之黯然,遂使一夜西风,寒生露白。万山深处,一泓涧水,四周削壁,石磴崭岩,丛木蓊郁,老猿穴其中,古松屈曲,高拂云颠,鹤来时栖其顶。每晴初霜旦,林寒涧肃,高猿长啸,属引凄异,风声鹤唳,隙呖惊霜,闻之令人凄绝。

  春雨初霁,园林如洗,开扉闲望,见绿畴麦浪层层,与湖头烟水相映带,一派苍翠之色,或从树杪流来,或自溪边吐出。支笻散步,觉数十年尘土肺肠,俱为洗净。

  四月有新笋、新茶、新寒豆、新含桃,绿阴一片,黄鸟数声,乍晴乍雨,不暖不寒,坐间非雅非俗,半醉半醒,尔时如从鹤背飞下耳。

  名从刻竹,源分渭亩之云;倦以据梧,清梦郁林之石。

  夕阳林际,蕉叶堕地而鹿眠;点雪炉头,茶烟飘而鹤避。

  高堂客散,虚户风来,门设不关,帘钩欲下。横轩有狻猊之鼎,隐几皆龙马之文,流览云端,寓观濠上。

  山经秋而转淡,秋入山而倍清。

  山居有四法:树无行次,石无位置,屋无宏肆,心无机事。

  花有喜、怒、寤、寐、晓、夕,浴花者得其候,乃为膏雨。淡云薄日,夕阳佳月,花之晓也;狂号连雨,烈焰浓寒,花之夕也;檀唇烘日,媚体藏风,花之喜也;晕酣神敛,烟色迷离,花之愁也;欹枝困槛,如不胜风,花之梦也;嫣然流盼,光华溢目,花之醒也。

而堆阜,桂林之山绵衍庞傅,江南之山峻峭巧丽。山之形色,不同如此。

-->   杜门避影出山,一事不到,梦寐间春昼花阴,猿鹤饱卧,亦五云之余荫。

  白云徘徊,终日不去。岩泉一支,潺湲斋中。春之昼,秋之夕,既清且幽,大得隐者之乐,惟恐一日移去。

  与衲子辈坐林石上,谈因果,说公案。久之,松际月来,振衣而起,踏树影而归,此日便是虚度。

  结庐人径,植杖山阿,林壑地之所丰,烟霞性之所适,荫丹桂,藉白茅,浊酒一杯,清琴数弄,诚足乐也。

  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深巷小犬,吠声如豹。村虚夜舂,复与疏钟相间,此时独坐,童仆静默。

  东风开柳眼,黄鸟骂桃奴。

  晴雪长松,开窗独坐,恍如身在冰壶;斜阳芳草,携杖闲吟,信是人行图画。

  小窗下修篁萧瑟,野鸟悲啼;峭壁间醉墨淋漓,山灵呵护。

  霜林之红树,秋水之白苹。

  云收便悠然共游,雨滴便冷然俱清;鸟啼便欣然有会,花落便洒然有得。

  千竿修竹,周遭半亩方塘;一片白云,遮蔽五株垂柳。   山馆秋深,野鹤唳残清夜月;江园春暮,杜鹃啼断落花风。

  青山非僧不致,绿水无舟更幽;朱门有客方尊,缁衣绝粮益韵。

  杏花疏雨,杨柳轻风,兴到欣然独往;村落烟横,沙滩月印,歌残倏尔言旋。

  赏花酣酒,酒浮园菊方三盏,睡醒问月,月到庭梧第二枝。此时此兴,亦复不浅。

  几点飞鸦,归来绿树;一行征雁,界破青天。

  看山雨后,霁色一新,便觉青山倍秀;玩月江中,波光千顷,顿令明月增辉。

  楼台落日,山川出云。

  玉树之长廊半阴,金陵之倒景犹赤。

  小窗偃卧,月影到床,或逗留于梧桐,或摇乱于杨柳;翠华扑被,神骨俱仙。及从竹里流来,如自苍云吐出。

  清送素蛾之环佩,逸移幽土之羽裳。想思足慰于故人,清啸自纡于良夜。

  绘雪者,不能绘其清;绘月者,不能绘其明;绘花者,不能绘其香;绘风者,不能绘其声;绘人者,不能绘其情。

  读书宜楼,其快有五:无剥啄之惊,一快也;可远眺,二快也;无湿气浸床,三快也;木末竹颠,与鸟交语,四快也;云霞宿高檐,五快也。

  山径幽深,十里长松引路,不倩金张;俗态纠缠,一编残卷疗人,何须卢扁。

  喜方外之浩荡,叹人间之窘束。逢阆苑之逸客,值蓬莱之故人。

  忽据梧而策杖,亦披裘而负薪。

  出芝田而计亩,入桃源而问津。菊花两岸,松声一邱。叶动猿来,花惊乌去。阅邱壑之新趣,纵江湖之旧心。

  篱边杖履送僧,花须列于巾角;石上壶觞坐客,松子落我衣裾。

  远山宜秋,近山宜春,高山宜雪,平山宜月。

  珠帘蔽月,翻窥窈窕之花;绮幔藏云,恐碍扶疏之柳。

  松子为餐,蒲根可服。

  烟霞润色,荃荑结芳。出涧幽而泉冽,入山户而松凉。

  旭日始暖,蕙草可织;园桃红点,流水碧色。

  玩飞花之度窗,看春风之入柳,忽翔飞而暂隐,时凌空而更飏。

  竹依窗而弄影,兰因风而送香。风暂下而将飘,烟才高而不瞑。

  悠扬绿柳,讶合浦之同归;燎绕青霄,环五星之一气。

  褥绣起于缇纺,烟霞生于灌莽。

 

首 页简介联系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名称:山东省临沂市鹅池书院 www.echishuyan.com  站长:王玉亮    电子邮箱:wwyl196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