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池首页

兰亭墨论

情系兰亭

经典书法

经典美文

名联佳句

池畔拾贝

神碑逸帖

E情别恋

闲情雅趣

缘于书圣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鹅池书院首页>>>池畔拾贝>>>书学墨论>>>正文

欧阳询书论

  丶[]如高峰之坠石。

  L[竖弯钩]似长空之初月。

  一[]若千里之阵云。

  丨[]如万岁之枯藤。

  [斜钩]劲松倒折,落挂石崖。

  [横折钩]如万钧之弩发。

  丿[]利剑截断犀象之角牙。

  \[]一被常三过笔。

  澄神静虑,端己正容,秉笔思生,临池志逸。虚拳直腕,指齐掌空,意在笔前,文向思后。分间布白,勿令偏侧。墨淡则伤神彩,绝浓必滞锋毫。肥则为钝,瘦则露骨,勿使伤于软弱,不须怒降为奇。四面停匀,八边具备,短长合度,粗细折中。心眼准程,疏密欹正。筋骨精神,随其大小。不可头轻尾重,无令左短右长,斜正如人,上称下载,东映西带,气宇融和,精神洒落,省此微言,孰为不可也。

传授诀

  每秉笔必在圆正,气力纵横重轻,凝思静虑。当审字势,四面停均,八边俱备;长短合度,粗细折中;心眼准程,疏密被正。最不可忙,忙则失势;次不可缓,缓则骨痴;又不可瘦,瘦当枯形,复不可肥,肥即质浊。细详缓临,自然备体,此是最要妙处。贞观六年七月十二日,询书付善奴授诀。

用笔论

  有翰林善书大夫言于寮故无名公子曰:自书契之兴,篆隶滋起,百家千体,纷杂不同。至于尽妙穷神,作范垂代,腾芳飞誉,冠绝古今,惟右军王逸少一人而已。然去之数百年之内,无人拟者,盖与天挺之性,功力尚少,用笔运神,未通其趣,可不然欤?”公子从容敛衽而言曰:仆庸疏愚昧,禀命轻微,无禄代耕,留心笔砚。至如天挺、功力,诚加大夫之说。用笔之趣,请闻其说。大夫欣然而笑曰:此难能也,子欲闻乎?”公子曰:予自少及长,凝情翰墨,每览异体奇迹,未尝不循环吟玩。抽其妙思,终日临仿,至于皓首而无退倦也。

  夫用笔之法,急捉短搦,迅牵疾掣,悬针垂露,蠖屈蛇伸,洒落萧条,点缀闲雅,行行眩目,字字惊心,若上苑之春花,无处不发,抑亦可观,是予用笔之妙也。

  公子曰:幸甚:幸甚:仰承馀论,善无所加。然仆见闻异于是,辄以闻见便耽玩之。奉对大贤座,未敢抄说。大夫曰:与子同寮,索居日久,既有异同,焉得不叙?”公子曰:向之造次,滥有斯言,今切再思,恐不足取。大夫曰:妙善异述,达者共传,请不秘之,粗陈梗概。公子安退位逡巡,缓颊而言曰:夫用笔之体会,须钩粘才把,缓绁徐收,梯不虚发,斫必有由。徘徊俯仰,容与风流。刚则铁画,媚若银钩。壮则口吻而口口,丽则绮靡而消遒。若枯松之卧高岭。类巨石之偃鸿沟。同鸾凤之鼓舞,等鸳鸯之沉浮。仿佛兮若神仙来往,宛转兮似兽伏龙游。其墨或洒或淡,或浸或燥,遂其形势,随其变巧,藏锋靡露,压尾难讨,忽正忽斜,半真半草因。唯截纸棱,撇娘密绍,务在经实,无令怯少。隐隐轸轸,譬河汉之出众星,昆冈之出珍宝,既错落而灿烂,复逯连而掃撩。方圆上下而相副,绎络盘桓而围绕。观寥廓兮似察,始登岸而逾好。用笔之趣,信然可珍,窃谓合乎古道。

  大夫应声而起,行吟而叹曰:夫游畎浍者,讵测溟海之深;升培塿者,宁知泰山之峻。今属公子吐论,通幽洞微,过钟、张之门,入羲、献之室,重光前哲,垂裕后昆。中心藏之,盖棺乃止。公子谢曰:鄙说疏浅,未足可珍,忽枉话言,不胜惭惧。

三十六法

  排叠:字欲其排叠疏密停匀,不可或阔或狭,之字,“旁、旁之类,《八诀》所谓分间布白",又曰调匀点画是也。高宗《唱法》所谓堆垛亦是也。

  避就:避密就疏,避险就易,避远就近,欲其彼此映带得宜。又如,上一撇既尖,下一撇不当相同;字一笔向下,一笔向左;“字下拔出,则上必作点,亦避重叠而就简径也。

  顶戴:字之承上者多,惟上重下轻者,顶戴,欲其得势,之类,《八诀》所谓斜正如人上称下载,又谓不可头轻尾重是也。

  穿插:字画交错者,欲其疏密,长短、大小匀停,"""""""""""""""""之类,《八诀》所谓四面停匀,八边具备是也。

  向背:字有相向者,有相背者,各有体势,不可差错。相向如"""""之类是也。相背如""""之类是也。

  偏侧:字之正者固多,若有偏侧、欹斜,亦当随其字势结体。偏向右者,""""之类;向左者,""""""之类;正如偏者,""""""之类。字法所谓偏者正之,正者偏之,又其妙也。《八诀》又谓勿令偏侧,亦是也。

  挑¤:字之形势,有须挑¤,"""""之类;又如""""之字,左边既多,须得右边¤,""之类,上偏者须得下¤,使相称为善。

  相让:字之左右,或多或少,须彼此相让,方为尽善。如"旁、"旁、"旁诸字,须左边平直,然后右边可作字,否则妨碍不便。如[上无四]",以中央"字上画短,让两";",其中近下,让两出;如",两旁俱上狭下阔,亦当相让;如",“在左者,宜近上,“"",“在右者宜近下,使不防碍,然后为佳,此类严也。

  补空:如",作点须对左边实处,不可与"、诸',字同。如',',',之类,欲其四满方正也,如《醴泉铭》"字是也。

  覆盖:如之类,点须正,画须圆明,不宜相著,上长下短。

  贴零:""""之类是也。 粘合:字之本相离开者,即欲粘合,使相著顾揖乃佳,如诸偏旁字之类是也。

  捷速:如"之类,两边速宜圆¤,用笔时左边势宜疾,背笔时意中如电是也。

  满不要虚:"""""之类是也。

  意连:字有形断而意连者,""""之类是也。

  覆冒:字之上大者,必覆冒其下,"头、"榮字头,“""之类是也。

  垂曳:垂如"之类,曳如"""""之类是也。

  借换:如《醴泉铭》字就字右点,作"字左点,此借换也。《黄庭经》“¤”,“¤”,亦借换也。又如,,,法帖中或作“¤”、或作",亦借换也。又如之为之为",“之为“¤[上我下鸟]”,“¤[左鸟右我]”之类,为其字难结体,故互换如此,亦借换也,所谓东映西带是也。

  增减:字有难结体者,或因笔画少而增添,"之为“¤”之为“¤”,是也。或因笔画多而减省,"之为“¤”之为“¤"。但欲体势茂美,不论古字当如何书也。

  应副:字之点画稀少者,欲其彼此相映带,故必得应副相称而后可。如"之类,必一画对一画,相应亦相副也。

  撑拄:字之独立者,必得撑拄,然后劲可观。如"""""""',"之类是也。

  朝揖:凡字之有偏旁者,皆欲相顾,两文成字者为多,之类,与三体成字者,之类,尤欲相朝揖,《八诀》所谓迎相顾揖是也。

  救应:凡作字,一笔才落,便当思第二、三笔如何救应,如何结裹,《书法》所谓意在笔先,文向思后是也。

  附离:字之形体,有宜相附近者,不可相离,"”,凡有"旁者之类,以小附大,以少附多是也。

  回抱:回抱向左者如"""“¤"之类,向右者如""""之类是也。

  包裹:谓如"打圈之类四围包裹者也;“"",上包下,“""、下包上;",左包右;"",右包左之类是也。 却好:谓其包裹斗凑不致失势,结束停当,皆得其宜也。

  小成大:字以大成小者,",“下大者是也。以小成大,则字之成形及其小字,故谓之小成大,"字只在末后一[]",“字只在末后一“]",“字一拔,“"字一点之类是也。

  小大成形:谓小字大字各字有形势也。东坡先生曰: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若能大字结密,小字宽绰,则尽善尽美矣。

  小大 大小:《书法》曰,大字促令小,小字放令大,自然宽猛得宜。譬如"字之小,难与"字同大,""字之疏,亦欲字画与密者相间,必当思所以位置排布,令相映带得宜,然后为上。或曰:“谓上小下大,上大下小,欲其相称。"亦一说也。

  左小右大:此一节乃字之病,左右大小,欲其相停,人之结字,易于左小而右大,故此与下二节,著其病也。

  左高右低 左短右长:此二节皆字之病。不可左高右低,是谓单肩。左短右长,《八诀》所谓勿令左短右长是也。

  褊:学欧书者易于作字狭长,故此法欲其结束整齐,收敛紧密,排叠次第,则有老气,《书谱》所谓密为老气,此所以贵为褊也。

  各自成形:凡写字欲其合而为一亦好,分而异体亦好,由其能各自成形故也。至于疏密大小,长短阔狭亦然,要当消详也。

  相管领:欲其彼此顾盼,不失位置,上欲覆下,下欲承上,左右亦然。

  应接:字之点画,欲其互相应接。两点者如"""自相应接;三点者如"则左朝右,中朝上,右朝左;四点如""二字,则两旁二点相应,中间接又作灬亦相应接;至于丿、\[]""""之类亦然。

  已上皆言其大略,又在学者能以意消详,触类而长之可也。

相关链接:欧阳询书法作品欣赏

首 页简介联系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名称:山东省临沂市鹅池书院 www.echishuyan.com  站长:王玉亮    电子邮箱:wwyl196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