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池首页

兰亭墨论

情系兰亭

经典书法

经典美文

名联佳句

池畔拾贝

神碑逸帖

E情别恋

闲情雅趣

缘于书圣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鹅池书院首页>>>池畔拾贝>>>名句佳联>>>

千字文 梁 敕員外散騎侍郎 周興嗣 撰

  天地玄黃 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 辰宿列張
 寒來暑往 秋收冬藏  閏餘成歲 律召調陽
 雲騰致雨 露結為霜 金生麗水 玉出崑崗
  劍號巨闕 珠稱夜光 果珍李柰 菜重芥薑
 海鹹河淡 鱗潛羽翔  龍師火帝 鳥官人皇 
  始製文字 乃服衣裳 推位讓國 有虞陶唐
  吊民伐罪 周發殷湯 坐朝問道 垂拱平章
 愛育黎首 臣伏戎羌  遐邇壹體 率賓歸王
 鳴鳳在樹 白駒食場 化被草木 賴及萬方

  蓋此身髮 四大五常 恭惟鞠養 豈敢毀傷
 女慕貞絜 男效才良  知過必改 得能莫忘
 罔談彼短 靡恃己長 信使可覆 器欲難量
  墨悲絲染 詩贊羔羊 景行維賢 剋念作聖
 德建名立 形端表正  空谷傳聲 虛堂習聽
 禍因惡積 福緣善慶 尺辟非寶 寸陰是競
  資父事君 曰嚴與敬 孝當竭力 忠則盡命
 臨深履薄 夙興溫清  似蘭斯馨 如松之盛
 川流不息 淵澄取映 容止若思 言辭安定
  篤初誠美 慎終宜令 榮業所基 籍甚無竟
 學優登仕 攝職從政  存以甘棠 去而益詠
 樂殊貴賤 禮別尊卑 上和下睦 夫唱婦隨

  外受傅訓 入奉母儀 諸姑伯叔 猶子比兒
 孔懷兄弟 同氣連枝  交友投分 切磨箴規
 仁慈隱惻 造次弗離 節義廉退 顛沛匪虧
  性靜情逸 心動神疲 守真誌滿 逐物意移
 堅持雅操 好爵自縻  都邑華夏 東西二京
 背邙面洛 浮渭據涇 宮殿盤鬱 樓觀飛驚
  圖寫禽獸 畫彩仙靈 丙舍傍啟 甲帳對楹
 肆筵設席 鼓瑟吹笙  升階納陛 弁轉疑星
 右通廣內 左達承明 既集墳典 亦聚群英
  杜稿鐘隸 漆書壁經 府羅將相 路俠槐卿
 戶封八縣 家給千兵  高冠陪輦 驅轂振纓

  世祿侈富 車駕肥輕 策功茂實 勒碑刻銘

  磻溪伊尹 佐時阿衡 奄宅曲阜 微旦孰營
 桓公匡合 濟弱扶傾  綺迴漢惠 說感武丁
 俊乂密勿 多士實寧 晉楚更霸 趙魏困橫
  假途滅虢 踐土會盟 何遵約法 韓弊煩刑
 起翦頗牧 用軍最精  宣威沙漠 馳譽丹青
 九州禹跡 百郡秦并  嶽宗恒岱 禪主云亭
  雁門紫塞 雞田赤城 昆池碣石 鉅野洞庭
 曠遠綿邈 岩岫杳冥  治本於農 務資稼穡
 俶載南畝 我藝黍稷 稅熟貢新 勸賞黜陟
  孟軻敦素 史魚秉直 庶幾中庸 勞謙謹敕
 聆音察理 鑒貌辨色  貽厥嘉猷 勉其祗植

  省躬譏誡 寵增抗極 殆辱近恥 林皋幸即
  兩疏見機 解組誰逼 索居閒處 沉默寂寥
 求古尋論 散慮逍遙  欣奏累遣 感謝歡招
 渠荷的歷 園莽抽條 枇杷晚翠 梧桐早凋
  陳根委翳 落葉飄颯 游鯤獨運 凌摩絳霄
 耽讀玩市 寓目囊箱  易輶攸畏 屬耳垣牆
 具膳餐飯 適口充腸 飽飫烹宰 饑厭糟糠
  親戚故舊 老少異糧 妾御績紡 侍巾帷房
 紈扇圓潔 銀燭煒煌  晝眠夕寐 藍筍象床
 弦歌酒宴 接杯舉觴 矯手頓足 悅豫且康
  嫡後嗣續 祭祀烝嘗 稽顙再拜 悚懼恐惶
 箋牒簡要 顧答審詳  骸垢想浴 執熱願涼

 驢騾犢特 駭躍超驤 誅斬賊盜 捕獲叛亡
  布射僚丸 嵇琴阮嘯 恬筆倫紙 鈞巧任釣
 釋紛利俗 並皆佳妙  毛施淑姿 工顰妍笑
 年矢每催 曦暉朗曜 璇璣懸斡 晦魄環照
  指薪修祜 永綏吉劭 矩步引領 俯仰廊廟
 束帶矜莊 徘徊瞻眺  孤陋寡聞 愚蒙等誚
 謂語助者 焉哉乎也

【重字表】《千字文》实录九百九十四个汉字,重字凡六,以汉语拼音为序列于下:
  
   “发”:周发殷汤;盖此身发“巨”:剑号巨阙;巨野洞庭“昆”:玉出昆冈;昆池碣
  石“戚”:戚谢欢招;亲戚故旧“云”:云腾致雨;禅主云亭“资”:资父事君;务资稼穑
  
【非国标字一览表】(音义据《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一九八三年北京第二版;
  释义未必切合正文)
  
   ①【冫青】〖qìng〗凉。②【石番】〖pán〗“~溪”,太公望垂钓处。(孙谦
  益注)③“义”字无“丶”〖yì〗治理,安定。④【↑宀↓是】〖shí〗放置;此;又
  同“实”。⑤【亻叔】〖chù〗开始。〖tì〗同“倜”于词“倜傥”。⑥【昆鸟】〖kū
  n〗“~鸡”,古书上指象鹤的一种鸟。⑦【车酋】〖yóu〗轻;古时一种轻便车。⑧
  【↑丰刀↓糸】【jié】“洁”之书面语。〖xié〗量度物体周围的长度。⑨【↑丞↓
  灬】〖zhēng〗众多。⑩【立立】〖bìng〗“并”异体字之一。

书家与《千字文》

   《千字文》是本蒙学字书,今天还能见到的本子,是梁朝天监年间周兴嗣奉敕"次韵"的那一本。启功先生说:可能是先集字,然后次韵而成。当时还有萧子范撰写的一本,宋朝以后失传了。
    周本《千字文》之所以能流传下来,原因诸多,"集王羲之字"是重要一条。当初梁武帝摹出副本"分赐八王"--這八王大概是梁武帝的五位弟兄和三位皇子,经王府人士的传写,就流传到世间了。陈隋之际的智永大写特写《千字文》,就因为周本《千字文》是王羲之的字样,据说临了八百本。到了唐太宗提倡"王书",把王羲之供到书法的神坛上,智永所书的周本《千字文》就成为了平常人学王羲之书法的津梁。法国巴黎国立图书馆收藏的一本唐朝贞观十五年(641年)蒋善进临写的《真草千字文》残卷,是临仿智永的写本。北宋宣和内府收藏的智永书这全部是《千字文》,真草有7本,草书7本,还有小字真草1本。古代的字书,也是习字的范本,为了满足习字的需要,隋朝时已经出现了单休的《篆书千字文》和《草书千字文》,唐朝又有了用行书、隶书抄写的《千字文》。于是,五类书体的《千字文》都有了。學童用《千字文》作學書的字貼,家长当然要选用书家的写本,智永《真草千文》名气之所以大,就因为有"王书"的招牌。虽然智永写本为人所崇奉,但也不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我们在《宣和书谱》中读到,唐宋许多家都写过《千字文》。欧阳询欧阳通父子、虞世南外甥柬之,米芾、蔡卞,都写过行书本。辽宁博物馆藏有一本行书《千字文》,旧题欧阳询书,实是古临本。贺知章、裴行俭、孙过庭、颜真卿、周越等人写过草书本。于僧翰用隶书写。李阳冰当然是用篆书,一些文字学家,如唐元度、徐铁,也是用篆书写《千字文》,似乎在尽他们的学术责任。好书名的蔡京是用楷书写。唐朝时,许多僧侣擅长草书,若张旭、怀素;亚栖、贯休、梦龟、文楚,他们写的《千字文》都作草书,看来草书在僧侣间十分盛行。唯一的例外是元雅和尚,他用蝌斗、小篆二体写《千字文》。
   北宋宣和内府收藏的书家所写《千字文》,有49本之多。为什么历代书家好写《干字文》?《宣和书谱》的作者有个说法;"梁武得羲之千字。令周兴嗣次之,自尔书家每以是为课程","学者以《千字》经心,则自应手和心得;可与入道"。此说只能解释书家何以要学王羲之字样的《千字文》;而传世的各家所写《千字文》多是自运风骚,书体又不限于真草二体,这又如何解释?所以,书法史上的"千字文现象"还须注意《千字文》作为字书的普及功能。唐朝时,《千字文》就很普及,北宋时,它与《百家姓》、《三字经》合成一个识字教材系统,通称"三百千"。书家好写《千字文》,或许借此推广或显示自己的书艺。
   北宋以后,写《千字文》的书家仍然不少。皇帝书家赵构写的草书《千字文》还存于世。最著名的例子当数元朝赵孟頫,他的书艺高强,擅长各体,别出心裁,用六种书体写《千字文》,献给了元帝。他的六体《千文》是按书体各为一卷,坊间印行的赵氏《六体千字文》是对照本,估计是明人拼集的仿本。台湾故宫博物院藏有一本文徵明《四体千字文》,他用四体写,可没有什么好心情,文氏在《篆书千字文》卷尾有一段题跋:"比岁子**以尺素索余书四体千字文,余素惮烦于此,而辞之不获,勉为书之,凡七年始完。不惟不工,不足供玩,而徒费岁月,良可惜也。"这一年,七十九岁的文氏写了数本小楷《千字文》,看来他的"惮烦于此"不是指《千字文》,而是指篆书,他不是文字学者,写篆字不敢乱来,查字配篆,对于书画家来说终不是开心的事情。不知道他能否见到赵孟頫的六体千文,见到了总得参考罢。
   《宣和书谱》著录的王羲之行书品目中,有一本《书魏钟繇千文》,北京故宫藏有题为"魏太尉钟繇千字文右军将军王羲之奉敕书"的墨本,不知是否与宣和内府的那本为同一物。这样的"异类",《宣和书谱》中还在南朝刘宋书家薄绍之的名下著录了一卷草书《千文》。这两卷《千字文》,估计是唐宋人所造,也许是从《隋书》、新旧《唐书》著录的"《演千字文》五卷"中孵化而来,却托名前朝的大书家。古今的造假者,从来就喜欢攀附名家,这是通例,也是惯技。

                                                  《中国文物报》刘涛

王福厂隶书千字文欣赏

首 页简介联系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名称:山东省临沂市鹅池书院 www.echishuyan.com  站长:王玉亮    电子邮箱:wwyl196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