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池首页

兰亭墨论

情系兰亭

经典书法

经典美文

名联佳句

池畔拾贝

神碑逸帖

E情别恋

闲情雅趣

缘于书圣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鹅池书院首页>>>

千秋书法王羲之

   “唐诗晋字汉文章。在中国古代各个朝代不同的政治经济和精神文化的土壤上,各各滋生出独特的艺术花朵,即书法便是有晋一代的宁馨儿,而晋字又以琅邪王氏最为杰出,特别是王羲之,更是百代不废的书圣与楷模。

   “造化赋形,支体必双;神理为用,事不孤立。”①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使事物往往无独有偶,成双成对的出现。在两晋南朝门阀社会的历史上,王、谢两家便是一幅互为偶俪的对子。二者不仅在政治上华贵显赫,冠盖相继,簪缨不绝,分别拥有功高难赏的名相王导、谢安,而且在精神文化方面造化也仿佛有意显示自己的公正无偏,赋予谢氏子弟写作山水诗的才能,赋予王氏子弟书法艺术的才能,并各自造就了一位彪炳千古的代表人物:诗人谢灵运和书法家王羲之,从而使这幅对子显得益发工巧。

   王氏子弟虽然不乏写诗的才能,虽然他们曾以七叶之中人人有集自诩,但在这方面终究要让谢氏一头;同样,谢氏子弟虽我也不乏书法才能,甚至出了一位知名的女书法家谢道韫,但在这方面毕竟又要输王氏一着。在《华丽家族》一书中,笔者曾经分析了谢氏的山水诗篇与其持久的庄老家风的内在联系,但现在叙述王氏的书法艺术时,却很难找出它与王氏家风有什么特定的关系。晋字是晋代名士风流的产物,是世家子弟的普遍爱好,当时擅长书法者有三谢四庾六郗八王之称,四者都是著名的豪族。与谢氏相比,王氏子弟虽然更为急功近利,更重权位,并越来越倾向于儒术,但他们毕竟也都具有名士气质,权势的竞逐并没有妨碍他们对艺术的爱好,再加上世世代代的濡染承传,这大约就是王氏家族悠久的书法传统的基础。

源远流长

    王氏家族的书法传统真是源远流长,不仅仅限于晋代,也不仅仅限于八王。在整个两晋南朝的300多年间,就有明文记载的来说,王氏的书法家远多于其他家族,而且传布南北朝,溉濡后世。可以说,书法与王氏家族的兴衰沉浮相始终。古人云:书,心画也;书,抒也。王氏子弟用书法抒写他们的心灵,表现他们的名士风流。

  就两晋南朝这个历史单元来说,王氏的书法传统可以追溯到西晋的王戎、王衍这对玄诞兄弟。作为清谈放达的名士,二者都以流便、萧散的草书见长,王衍尤佳,他的草字似乎漫不经心,萧洒痛快,不守矩矱,犹如他的为人,任情适性,无视名教;又犹如他那风姿秀澈的仪表,超越风尘之外,非流俗所能拘羁。不过王戎、王衍的书迹都已婚淹没于历史的逝川,未能流传下来。

   王戎、王衍属于王氏的旁支,正宗的一支是孝悌人家王祥、王览的后代。这一支的书法艺术与其勋业同步,也是从第三代开始发迹物,见于史料的有王敦、王导、王廙、王旷等人,均为王览之孙,王戎、王衍的族兄弟。王敦为人蜂目豺声,桀骜刚愎,其书法也笔势斩绝、雄健有力。由于他在政治斗争中失败而家破人亡,书法也便后继无人。王廙是王羲之的叔父,多才多艺,诗、书、画俱佳。书法方面工于草书、隶书,尤擅飞白,时人称王廙飞白,右军(王羲之)之亚。他曾得到西晋著名书法家索靖的草书一帖,珍爱异常,南渡时藏在衣缝中,传授绝对值侄儿王羲之。在王羲之之前,他的书法首屈一指。王旷是王羲之的父亲,长于隶书、行书,据说曾从卫夫人那里得到一本汉代书法家蔡邕专论书法技巧的著作《笔记》藏在枕中,传授儿子王羲之。

  王旷、王羲之一支的书法后来虽在得到承传,王羲之、献之父子的书法虽然重见当时,辉映千秋,远远超过其他王氏子弟,但在两晋南朝的书坛上真正赓续不断代有名家的是王导一支。王导是王氏家族克里斯玛式的人物,他的影响及于各个方面。在他之后,王氏家族政治方面的头面人物差不多都是他的后裔。他本人虽然王事鞅掌,又要应付各种朝廷内部的的倾轧勃[奚谷],但却始终没有放弃对书法的热爱。他师法前代书法家卫瓘、钟繇,力学不倦,擅长行、草。他藏有钟繇的真迹《宣示帖》,爱不释手,日夕揣摩,渡江时藏于衣带携至建康,赠送给初露头角的堂侄王羲之,羲之后来借给太原王氏子弟王修。王修死时年仅24岁,他的母亲见他平日十分珍爱这幅法帖,便放在他的棺中,从此《宣示帖》在人间绝迹。

王导的儿子王恬、王洽、王劭、王荟都以书法闻名,其中以王洽最为重要。他是王羲之的堂弟,各体俱工,尤其擅长草书,卓然孤秀,有乘风飞动之势,王羲之曾称赏他弟书不比我差。但王洽的重要不仅仅在于他自身的书法造诣,更在于他是王导一支书法承传上的关键人物。他的子子孙孙既是王氏家族在政治上的主流派,也是书法上的主流派。首先是他的儿子王珣、王珉。王珣擅长草书。他的《伯远帖》的真迹一直流传到后世,为清代乾隆皇帝所得,连同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一道,被视为价值连城的王种希世之珍,这三帖也便称为三希堂法帖。不过王珣的书法却比弟弟王珉逊色。王珉曾在王献之之后继任中书令,年龄也小于王献之,故时人称王献之为大令,王珉为小令,合称大小令。二人在书法上也齐名。王珉长于隶、行、草,而草书尤佳。据传他曾在四匹白绸上飞笔疾书,早晨开始,傍晚完成,首尾如一,无一误字,犹如快马利剑,精弓良箭,攻城破的,所向披靡,连王献之也钦赞不已。后来有人认为他的笔力超过王献之,这当然不是持平之论。

王珉的书法后继无人,王珣则子孙绳绳,官职显赫,书家众多。他的儿子王弘、王昙首是刘宋一代的开国重臣。王弘的书翰为当时人所效法。王昙首所做草字,虽未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却也行笔痛快流便,颇有可观。王弘曾孙王融是南齐时的著名诗人,也以书法见长,曾仿效古今杂体作《六十四书》,为当时后进少年所效法。王昙首的儿子王僧绰、王僧虔都擅长书法,特别是王僧虔,被认为是南朝时独屈一指的书法家,又有论书的专著传世,后面还要专节述及,此姑不论。王僧绰的儿子王俭在南齐时以风流宰相自居,也工书法。王俭的曾孙王褒被掳掠到北朝,把书法艺术传布到北方,这也留待后面专节叙述。王僧虔的长子王慈善行书,次子王志善草书。南齐时游击将军徐希号称精于书法,却对王志佩服得五体投地,称之为书圣。当然王志的书圣不过是一时之善,而千古的书圣终归王羲之。王志的弟弟王彬工篆、隶,梁武帝萧衍称之为放纵快利,笔墨流便。另外,王珣还有一个儿子王儒,他本人虽不以书法知名,但其子王微、孙王僧祐、曾孙王籍却都是有名的书家。

上述诸人均为王导的后裔。至于王导一支以外的书法家,包括王羲之和他的儿孙们,在各种书法资料中还大有人在,不能一一枚举。说王氏是一个源远流长的书法世家,恐怕是毋庸置疑的。梁代庾肩吾的《书品论》、唐代李嗣真的《书品后》,张怀瓘的《书估》、《书断》等书法作专著品第和评论从汉以来的书法家,王氏子弟都占了很大比例,得到很高评价。宋太宗赵炅淳化三年(992年)将秘阁所藏从先秦到唐的历代法帖编为十卷,即著名的《淳化阁帖》,王氏子弟的作品竟占了半数以上,仅王羲之、献之父子便占了恰好一半,第五至八卷为王羲之书,九、十两卷为王献之书。王氏书法之盛,由此可见一斑。

王羲之父子在这样悠久、浓厚的书法传统中出现,便不是偶然的了。

书圣的故事

在两晋南朝为数众多的王氏书法家中,王羲之是尤为佼佼者,从唐代开始,他便被尊为书圣,得到后人的一致认同,直到今天。有人甚至把他与儒家的大成至圣先知孔子相提并论,如明代项穆在《书法雅言?神话》中说:

宣尼、逸少,道统、书源,非不相通也。

宣尼是孔子的字,逸少是王羲之的字,二者在思想史和书法史上的成就与地位,项穆认为可以相提并论。评价之高,无以复加。用现在的眼光看来,他们也确实都是中国文化艺术史上立于高山之巅的巨人。

王羲之所以能成为一位伟大的书法家,除了先天的才华与后天勤奋之外,显然更得力于环境的熏陶。如前所述,他生活在一个书法世家,父亲王旷、叔父王廙、从伯王导等人都曾给他直接的指点,又经常与堂兄王劭、王洽等人砥砺观摩,并有家藏的珍本可以揣摩效法。另外,他还有一位优秀的女书法家卫夫人作为老师。卫夫人是王羲之的表姑,出身于著名的草书世家河东卫氏,又曾经师事钟繇,本人以隶书和楷书见长,被后人评为犹如插花舞女,低昂美容;红莲映水,碧海浮霞。她的丈夫去世后,她曾长期住在王家,成为年轻的王羲之的家庭教师。再一方面,王羲之所生活的时代书风盛行,世家子弟喜欢以书法自娱,前述三谢四庾六郗等人,大都与王羲之有着亲密友好的关系,如郗鉴是王羲之的岳父,郗夫人也是一位书法家,有女中仙笔之称;谢安、谢万是王羲之过从甚密的朋友,庾亮则是王羲之的顶头上司。这些书法家聚会在一起,互相激励、研讨,是一个重要的生活内容。

王羲之那种潇洒出尘的书风的形成,与当时的士风尤为相关。王羲之以及他的朋友谢安、孙绰、许询、支遁等风流名士,是属于在江南长大或出生的一代。他们虽仍爱好清谈玄虚,却并不像西晋名士王衍、王澄等人那样一味放诞任达,醉酒佯狂,而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超越和心灵自由。他们对功名利禄都不很热中,大都有一段隐逸的经历甚至终身布衣,把明山秀水视为精神家园和安身立命之地。王羲之在担任会稽内史期间经常与他们一起游山玩水,赋诗谈玄,后来辞掉一切官职,完全投身于山水逸乐之中。正是在这个王氏家族政治上的中衰时代,却成就了王羲之的书法事业。如果没有这种风流超逸的士风,那么王羲之即使成为大书法家,他的书风也将成为另一种面目。

王羲之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故能博采众长,兼善诸体,而又纵横变化,纯出自然,总体风格是遒劲秀丽,对前人有因有革,有继往开来之功。在从南朝到唐代的各种书法论著中,他的作均被评为上之上第一等神品等最高品位。他现在流传下来的书迹虽出于后人的临摹搨拓,但也不失其风华流彩,其中代表儿是《兰亭序》、《乐毅论》、《十七帖》等。

王羲之的书法在他生前便已脍炙人口,留下不少轶事趣闻。据说他早年书法不及庾翼、郗愔,后来经过勤奋努力,突飞猛进,大大突破了原有的水平。有一次他用章草给庾亮写了一封信。章草是东汉章帝的流行的一种草书,张芝写得最好,有草圣之称。庾翼是庾亮之弟,他在哥哥处看到王羲之的信后,真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之感。不禁心悦诚服,写信对王羲之说自己原有张芝的草书十纸,过江时仓卒间丢失,现在看到你的章草,焕若神明,可谓张芝再生。从此王羲之的书名益盛,从上层人士到方外释道,都以得到他的书迹为荣。有一次他到一位门生家作客,见桌面十分光洁平整,不禁逸兴大发,索来笔墨,以这桌面为纸奋笔疾书起来,一半是真书,一半是草书,竟然比写在纸上还要优美。后来这位门生的父亲不知是王羲之所书,吩咐仆人把桌面刮得干干净净,门生十分气恼,他父亲也悔之不已。王羲之喜欢鹅,大概因为那展翅舒顶、逍遥戏水的神态常常启迪他书写的灵感吧。在做会稽内史期间,他听说山阴县有位道士养了一群美丽的白鹅,便前往观赏,爱不忍离,要求买下。这位道士则很喜爱王羲之的书法,请他帮助抄写一部《道德经》作为交换条件。王羲之一口答应,当即铺纸舒翰,从上午直到傍晚,终于把一部五千言的《道德经》全部抄完。于是道士得到了墨宝,王羲之得到了白鹅,各遂心愿,皆大欢喜。还有一次,王羲之到会稽境内的蕺山游玩,看到一位老妇人在烈日下叫卖六角竹扇,生意冷清。王羲之吩咐书章拿出笔墨,在每把扇子上都写了五个字,并让老妇人高价出售。这位贫苦无知的老妇人当然不晓得王羲之墨迹的珍贵,起初不很相信,后来见人们争相高价购买,一堆竹扇顷刻而光,想请求王羲之再帮下忙,他却已不知去向。

王羲之的书法就这样誉满朝野。

二王优劣论

王羲之的七个儿子——玄之、凝之、徽之、操之、涣之、肃之、献之,在当时都以书法闻名,除玄之、肃之外,其余五个都有墨迹传世。宋代黄伯思《东观余论、晋宋齐人书》论这五兄弟的书法与乃父的关系说:凝之得其韵,操之得其体,徽之得其势,涣之得其貌,献之得其源。其中以得其源的小儿子王献之最为优异,有与乃父分庭抗礼、并驾齐驱之势,书法史上合称二王大小王

王献之既有优越的家庭条件,又有出众的天赋。他从5岁开始学习书法,握笔灵活而有力。有一次正在练字,王羲之悄悄走到背后,伸手猛抽他的毛笔,没想到他抓得紧紧的,一点儿也未松动。王羲之心中暗想:此子将来必成大名!果然到他20多岁的时候,在士林已享有盛名。他擅长正、行、草书。起初学习父亲,后来改学张芝,再以后便不复依傍,独创一体,自成一家。他毕竟年轻,与父亲在观念和审美趣味方面存在着差异。整个两晋南朝,文学和艺术越来越走向缘情绮靡、秀媚华丽,王献之当然更多地受到这种审美风尚的影响。他曾劝父亲改变书体,写得更加秀美一些,父亲却笑而不答。其实王羲之的书法对以往的古朴书风已经有所改造,飘逸流美是其特点,唐代韩愈甚至责难:羲之俗书趁姿媚。清人钱泳《书学》也说:古人之书原无所谓姿媚者,自右军一开风气,遂至姿媚横生,为后世行草祖法。不过他在姿媚之气中仍带有雄健之气,王献之对此犹嫌不足,故父子二人在艺术趣味和风格上存在分歧,由此也导致了二王优劣之论,以及二人在书法史上地位的升降消长。

二王优劣之论在王献之生前便已出现,他本人也颇为自信,并不甘居父亲之下。有一次谢安头号他与乃父书法的高下,他不作正面回答,只说风格不同。谢安说外界的评论并不如此,王献之说:他们哪里懂得!可见在当时,人们一般认为父胜于子,按照《晋书》王献之本传的说法,时议都以为羲之草隶,江左中朝莫有及者。献之骨力远不及父,而颇有媚趣。王羲之书风的特点的遒丽、雄秀,秀中有雄,王献之则更加偏向于秀媚、姿媚。

南朝人由于爱好绮靡柔美,王献之的书法更能适应这种审美趣味,故有压倒乃父之势。如梁代的《论书表》说:比世皆尚子敬……海内非谓不知有元常,于逸少亦然,意谓当时的人们都崇尚王献之(字子敬),不但不知道历史上还有一位名家钟繇(字元常),连王羲之(字逸少)也忘在脑后。按照他的看法应是各有所长,同为终古之独绝,百代之楷式。到了唐初,唐太宗李世民酷好王羲之书,不惜重金四方搜求,得到其真迹3600纸,其中行书58卷,真书22卷,二者合计290纸,草书2000纸,置于座侧,把爱不已,说自己心摹于追,此人而已。对王献之则极力贬低。上有所好,下必影附,故小王的书名一时被大王所掩。大约经过200多年,到了唐玄宗李隆基时代,王献之的地位才又重新提升,与乃父大抵齐名。如当时的书学家张怀瓘所著《书估》,二王并列第一等;其所著《书断》,将历代书法家分为神品妙品能品三等,神品中包括隶书3人,行书4人,章草8人,飞向3人,草书3人,其中均有二王。父子书法地位之高,可谓前无古人。唯有王羲之的八分列入妙品,王献之则列入能品,略逊其父。从我们今天的眼光看来,父子虽各有所长,风格不同,却都是古代书法艺术的瑰宝,但一般说来,大王的成就、地位、名声和影响共认在小王之上。

王献之的书迹保存下来较多,其代表作有《洛神赋》、《鸭头丸》、《中秋》等法帖。

谁是冠军

在王导一支的书法家中,值得注意的是王僧虔,有人认为他的书法在南朝首屈一指。

王僧虔是王导的五世孙,他的书法师法王献之,不过他对这位小王也有所不满,认为其骨力不及大王,因而他在师法中也有独创与改进。有一次宋文帝刘义隆看到他书写的扇面,夸奖他不但书法超过王献之,器量更在其之上。那是他还是弱冠青年。后来他出任吴郡太守,恰巧王献之也曾任此职,二人都是王氏的佳子弟,又都以书法名冠一时,当世传为美谈。

入齐后,王僧虔书法愈精。齐高帝萧道成也酷爱书法,曾经搜集到古代的书迹11卷,令王僧虔提供古今书法家的名单,他罗列了从秦代李斯到东晋的书法家共69人,略加介绍评论,等于一部当时的书法简史,其中自然也包括他的祖上王导、王廙、王洽、王珉以及族人王羲之、王献之、王允之等。

王僧虔传世的书迹有《王琰帖》、《刘伯龙帖》等,还有论书专著《书赋》、《论书》等。

据说他有两桩关于书法的轶事,由中可以看出他书法的高妙及当时重书的风气。一是在刘宋时,孝武帝刘骏爱好书法,喜欢舞笔弄墨,很希望人们承认他的书法是当世第一。王僧虔洞察到他这种心理,也知道他气量狭小难以容人,而自己的书法偏偏又高他一头。为了避免他的嫉忌,满足他良好的自我感觉,但故意把字写得不太好,将冠军让给他。另外一桩却与此不同,是并列冠军的故事。那是在南齐时,高帝萧道成也善书,不过他比刘骏大度得多。有一次他与王僧虔比赛写字,戏问道:咱俩谁是第一?王僧虔回答:臣书第一,陛下也是第一。萧道成自知书法不及王僧虔,不禁哈哈大笑。

书累

王导的九世孙王褒也以书法著称。他虽不能与王羲之、献之相提并论,甚至不及他的祖上王僧虔,但由于后来流落北朝,把当时比较先进的南方书法艺术传布到北方,因而在王氏以至于整个南北朝的书法史上也是值得一提的。

王褒的前半生是在梁朝度过的,他的书法主要得力于姑父萧子云。萧子云曾为梁朝的国子祭酒,小篆、行、草、飞白诸体兼备,当世莫比,并流誉海外。王褒年轻时经常到他府上,耳濡目染,刻意学习,不久书法便仅次于这位姑父,成为当时的名家。侯景之乱时,王褒来到江陵,投奔后来成为梁元帝的荆州刺史萧绎,很受萧绎赏爱。字以人贵,他的书法也因而升值。当时萧绎手下有位名叫丁觇的刀笔小吏,甚工草隶,官府文书大都出于他的手笔,但因地位微贱,不被赏识。当时流传着一句谚语:丁君十纸。不敌王褒数字。虽然王褒的书法未必在丁觇之上,不过也可想见他在当时书法界的名声和地位。

江陵城破,王褒被掳掠到西魏,他的书法才真正显示出价值和光彩,不过他又为书法所累。当时流亡到北方的还有位颜之推,是王褒的同乡,俱为琅邪临沂人。据他在《颜氏家训》中记载,北方由于长期丧乱,书法的艺术水平较低,甚至随意造字,王褒的书法在那里便成为不可多得的珍品,王公大人经常向他求书,有的请他撰写碑铭,他不好拒绝,忙得昏头胀脑,常常悔恨说:假使我不善书法,又何至这般光景!颜之推记述此事的用意,在于告诫子弟书法不过是一小技,固然不可不知,但也不可太精,否则将常为人役使,更觉为累。王褒的叹息懊悔固然有他的苦衷,颜之推的这段家训却是不可取的。书法是一种艺术,艺术是人类超越功利的美好追求。能够向人们传播艺术,陶冶人们的精神情操,使人们在丧乱之余多少得到一些心灵的慰藉,这应是王褒去国离乡之后的不幸中之大幸,是历史事变给予他的一个值得庆幸的机遇。

智永与《兰亭帖》的传说

书法总是伴随着王氏家族,与王氏家族的盛衰相始终,成为王氏家族精神文化上的象征。王褒把书带到北方,而王氏书法的最后一位知名的传人则把它带到新的朝代,并且以它为枢纽向更远的后世传递。更加富有象征意味的是,王羲之本是王氏书法的代表,而这最后一位传人恰巧是他的七世孙。并且这位传人的籍贯在史书上已不再作琅邪临沂,而是会稽”——那是王氏南迁后新的家乡;他也不再姓王,而是姓,称为释智永,因为他已经遁入空门,皈依了释迦牟尼。这一切都富有悲剧性的象征意味。历史在向过去告别的时候,总要安排一个象征性的人物,制造一种悲凉的气氛。

释智永的俗名已不得而知,只知他由陈入隋,有一位哥哥名叫王孝宾。兄弟二人看到大势已去,四大皆空,便将世代相传的会稽旧宅舍为嘉祥寺,自己也剃度为僧,兄法叫惠欣,弟法号智永,人称永禅师。后来为了祭扫祖坟之便,又双双移居永欣寺。这兄弟二人真是万念俱灰,把祖祖辈辈的功名勋业、劳华富贵全忘到九霄云外,却唯有忘不了书法这个小技。特别是智永,更是孜孜不倦,乐此不疲,用力极为精勤,在寺内阁楼上临摹学习王羲之等人的遗帖达三四十年之久,用坏的笔头整整装满五大箩筐,埋在寺中园内,犹如一座小坟墓,故称退笔冢。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妙传家法,对王羲之书法学得惟妙惟肖,又有所变化,被评为秀润圆劲,八面俱备,宋代大诗人大书法家苏东坡更把他的书法比作陶渊明的诗,越看越有韵味。后来他将这几十年临得的《真草千字文》挑选出800余本比较满意的,分施给浙东诸寺,备受珍爱,流传不衰。从此他书名益振,求书者络绎不绝,把门槛都踩断了,只得用铁皮包起来,人称铁门限。唐初大书法家欧阳询、虞世南早年都曾师法过他,入唐后受命在弘文馆讲授书法,这就将王氏书风传续下去。清代吴乔在《围炉诗话》中说:晋、宋人字萧散简远,智永稍变,至颜(真卿)、柳(公权)而整齐,又至明变为阎立纲体。可见智永在中国古代书法演变史上承前启后的重要地位。

王羲之既是王氏书法的代表,《兰亭帖》又是王羲之书法的代表,而此帖的遭际又与智永相关,这也是一个象征。《兰亭帖》是当年王羲之与名士谢安、孙绰等在兰亭修禊时为众人所作的诗集写的一篇序,全文28行,324字,素有天下第一行书之称。后来这本法帖传到智永手中。智永是出家人,没有子女,临终前托付给弟子辩才和尚。辩才不敢稍许疏忽,珍藏在所住方丈的屋梁上。入唐之后,太宗李世民极为醉心于王羲之的书迹,凡传世的真本几乎搜罗殆尽,唯独缺了最著名的《兰亭帖》,成为他的一个心病。后来听说此帖在辩才手中,便三番五次将他召到朝廷追问索取,辩才使终不肯承认。李世民虽为天子,此事却不便强夺,便与大臣设计了一个智取之法,派梁元帝曾孙、当朝监察御史、足智多谋的萧翼前往赚取。萧翼向李世民讨了几本二王的字画李迹作为诱饵,装扮成潦倒书生模样,随商船南下,来到辩才所住的寺院,二人交上朋友,围棋抚琴,谈字论画,过从甚密。有一天趁前谈兴正浓,萧翼出示了二王的字画。辩才看见这些希世之宝,又见萧翼如此坦诚,便也不生疑虑,从屋梁上取出《兰亭帖》请他观赏,事后也不再放回,与萧翼带来的二王诸帖一起置于案头,日日临摹数遍。萧翼乘他有一天外出之机,从其弟子处骗得室门的钥匙,将《兰亭帖》及其他二王书帖席卷而去,交给了李世民。李世民大喜,重赏萧翼以及辩才和尚。后来李世民病危,嘱咐太子以《兰亭帖》殉葬。从此《兰亭帖》便只留下几种摹本,真迹在世间永远消失了,长伴着那位千古名君,与之俱化。

并非过眼烟云

释智永之后,从唐至近世以来的漫长岁月,琅邪王氏再无一个显赫的书法家出来,犹如陈郡谢氏再无一个著名的的诗人出来一样。一般的书法家即使有,也不再冠以琅邪王氏的郡望,而是会稽王氏咸阳王氏。在两晋南朝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琅邪王氏以及陈郡谢氏等用语包含着特定的内涵,它是权势、华贵、风流的标志。而这一切,都胡着产生它们的历史条件一同消逝了。

正像王氏进入隋唐以后在政治上曾有过一段余波绮丽一样,在书法上也有一个余波。王褒的曾孙王綝在武则天时官至宰相,当时也以书法知名。但与其说他是书法家,不如说他是书法收藏家。凭借他出身书法世家的优势,家藏的书帖图画比朝廷秘阁所藏还多,而且尽是世上罕见的异本。武则天喜爱书法,曾向他征求王氏的书帖,他如数献出,并上书说:

十世从祖羲之书四十余番,太宗求之,先臣悉上送,今所存唯一柚。并上十一世祖导、十世祖洽、九世祖珣、八世祖昙首、七世祖僧绰、六世祖仲宝(即王俭)、五世祖骞、高祖规、曾祖褒,并九世从祖献之等,凡二十八人书,共十篇。

从晋代到陈代,从南朝到北朝,从王导到王褒,再到非直系的王羲之、献之,每一代的作品都有。这可以说是王氏子弟对自己祖上昔上精神文化产品的最后一次总结与回顾,是他产风流文采最后一次展示与闪现。

武则天看来并不是贪婪的人,她没有把这些希世之珍据为己有,而是遍示群臣,奇书共赏,然后命当时的著名作家、中书舍人崔融编为一集,名《宝章集》,并撰述这个书法家的世系,然后完璧归赵,赐还给王綝。

琅邪王氏作为一个门阀世族虽然消失了,琅邪王氏作为一个书家世家虽然中断了,但以王羲之、王献之为代表的王氏书法的成就与光辉,却超越了王氏家族的阀阅,超越了王氏书法世家自身的传统,甚至超越了两晋南朝这个时间范围,流传到遥远的后世,流传到社会各个阶层,成为永恒的楷模。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像谢氏的山水诗一样,书法才是真正的千秋王氏堂前燕,确确实实飞入千门万户的寻常百姓家了。王氏家族昔日炙手可热的权势,令人艳羡的华贵,目迷五色的荣耀,都像六朝金粉一样成为明日黄花,而书法艺术却永恒存在着,并非过眼烟云。

《兰亭序》 

王羲之的行书有如行云流水,其中又以兰亭叙为最极品;晋穆帝永和九年三月三日,右军宦游山阴,与孙统承、谢安等四十一人在会稽山阴的兰亭聚会,修袚褉之礼。饮酒赋诗,由他以特选的鼠须笔和蚕茧纸,乘兴而书写了一篇序,记序盛会,共三百二十四字,其中二十个「之」字名有不同的体态及美感。此帖下笔有如神助,有「遒媚劲健,绝代所无」之誉。

右军将之传给子孙,直至七代孙智永,遗付给辩才,后来被唐太宗「骗」入内廷,唐太宗对他的字着迷不已,曾命搨书人赵模等各搨数本赐给王、臣、真迹则陪他殉葬在昭陵了。武后时,韫桓掘发,真迹又复出,收入玄宗内府,且刻石置于学士院,称为「定武兰序」,经历宋、金而亡。但此本和今天流传下来的墨本各不相同,很难确定究竟原来是什么样子。

《丧乱帖》为行草墨迹(响拓本)白麻纸,纵287厘米,横63厘米,藏日本皇宫。

此帖早在唐时就传入日本,或谓鉴真和尚东渡时带去。《丧乱帖》八行,同《二谢帖》五行、《得示帖》四行共摹于一纸。上有梁徐僧权、姚怀珍签押和日本恒武天王延历(782805)年号三郎。此三帖内容均为书简,摹填精良。《丧乱帖》反映了丧乱时期痛苦不安的情绪,因无意于书,故书法越见自然。用笔结字与《兰亭序》比较,略带古意,有些专家推断此种体式的字应更近王羲之书法的本来面貌,所以成为研究王羲之书风的重要材料。

《鸭头丸帖》

王献之行草《鸭头丸帖》,真迹现存于上海博物馆。绢本,纵26.1厘米,横26.9厘米,二行十五字,系王献之给友人的便札。帖文:鸭头丸,故不佳。明当必集,当与君相见。用笔开拓跌宕,情驰神纵,流美清秀,无一点尘俗之气。吴其贞《书画记》称为书法雅正,雄秀惊人,得天然妙趣,为无上神品也

《鸭头丸帖》用墨枯润有致。燥润相杂,以润取妍,以燥取险。全帖蘸墨两次,一次一句,墨色都由润而枯,由浓而淡,墨色分明。从而展现出全帖的节奏起伏和气韵自然变化。

历史上有人认为此帖为王羲之所作,今人大多认为王献之所书。

《中秋帖》

《中秋帖》被人称为一笔书之祖,世传张芝一笔书到晋代仅有王献之独得其法。畅快淋漓的笔法叹为观止。

智永

《真草千字文》,真草二体,是智永传世代表作,也是我国书法史上的留传千古名迹。传智永曾写千字文八百本,散於世间,江东诸寺各施一本。现传世的有墨迹、刻本两种。墨迹本为日本所藏,纸本,册装。

故宫博物院藏拓本。

   《真草千字文》,北宋时宣和内府仅存七卷,南宋至今唯有一卷。 流传下来的《真草千字文》墨迹只断烂了开首两行,其他都尚称完好;至于缺的部分,也已根据关中本补全。所谓关中本,是宋朝大观三年时薛嗣昌根据长安崔氏所藏真迹,於大观已丑(公元1109年)摹刻上石,又称为「陜西本」,原刻石今日尚存西安碑林,据说「颇极精工,无复遗恨」,可说是善本,但感觉和墨迹相比稍差一些

   《真草千字文》是他晚年以当时的识字课《千文字》为内容,用真,草两体写成四言文章,便于初学者诵读,识字.法度谨严,一笔不茍, 其草书则各字分立,运笔精熟,飘逸之中犹存古意,其书温润秀劲兼而有之。此书代表了隋代南书的温雅之风, 继承并总结了二王正草两体的结体、草法,从体法上确立了它的范本作用。

摘自萧华荣《簪缨世家》

首 页简介联系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名称:山东省临沂市鹅池书院 www.echishuyan.com  站长:王玉亮    电子邮箱:wwyl196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