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池首页

站长简历

名帖临摹

习作展示

池畔拾贝

E情别恋

缘于临沂







 


 
临沂书画名家

(排名不分先后)

     
陈允升 崔洪玉 崔维海
  崔祝生 陈建森 陈元方
董晓光 杜  石  
房新泉    
高庆荣    
     
惠玉昆 胡   石 黄金亮
     
     
李大坤 雷衣谷 李金城
  龙  岩 刘大海 李云泉
  陆   山 李厚杉 李凯龙
  刘光亭 李占彬  
马  约 马国栋  
皮之先    
Q 钱守宽    
任英民 冉祥远  
孙多全 商开栋 孙孝乾
田国卿    
王思衍 王小古 王钱潮
  王树民 王玉宽 魏  宾
  王  斐 吴景海 王桂峰
       
徐景亮 许金刚 解晓方
岳修伍 杨增汉 杨增光
  姚东升 颜  泉  
张寿民 赵元明 赵西德
  赵庆元 张兰鹏 张大钰
  张可信 赵文成 朱本文
  张荣德 周钰顺 张友仁
  赵海鹏    


 

工作室书画廊


崔洪玉书法工作室
董晓光书画工作室
之画廊
亲墨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旷世书圣王羲之

  人生一大快乐,便是 “四美具”,: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三月三,修禊欢”.

  东晋永和九年,即公元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与友人谢安、孙绰等名流及亲朋共42,聚会于绍兴西南部离城约13公里的兰亭。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就在这个古朴典雅的地方,“崇山峻岭,茂林修竹”, “流觞曲水,映带左右”,他们列在溪水两旁,将羽觞(一种轻便的酒杯)置于水上,让其顺水而下,酒杯在谁的跟前停下,谁就得取觞饮酒作诗。写不出诗的人,都要被罚酒,当天,有26人作诗,一共写了35首。青山绿水长相伴,才情勃发信可乐。

  最后,由王羲之汇集各人的诗文编成集子,并写了一篇序,这就是著名的 《兰亭集序》。

  王羲之酒兴方酣,神采飞扬,他仰头看看广袤的天空,略一沉思,便展开蚕茧纸,挥动鼠须笔,嘴里轻轻念叨,手底飕飕疾书.很快,一幅文采斐然,流畅精美的行书贴就展示在众人面前.通篇28行,324字,凡有复重者,皆变化不一,精美绝伦,如其中二十多个“之”字,写法便各不相同。接着,大家纷纷掏出印章,小心地捺在空白处……

  几天后,王羲之再重写很多次,无奈,总比不上他那天即兴完成的作品。

  饶有兴味的是:当时为各佳士倾其智力而汇辑的诗集《兰亭集》,其影响并没有预期所想的那么深远 ,倒是王羲之先生的《兰亭集序》,玉想琼思,珠玑层出,探人生之玄妙,展不世之文采,更兼浑然天成之行书,遂成万代不易之墨宝。 

  后人评道“右军字体,古法一变。其雄秀之气,出于天然,故古今以为师法”。 这部书法,被宋代米芾誉为“天下第一行书”,是中国书法史上最伟大的作品.

  只可惜这样一件珍品,为唐太宗知晓后,派人搜寻而得,一睹之下,爱不忍释,敕令侍臣赵模、冯承素等人精心复制一些摹本,嗣后,他将这些摹本或石刻摹拓本赐给一些皇族和宠臣,引得当时这种“下真迹一等”的摹本竟“洛阳纸贵”。此外,还有欧阳询、褚遂良、虞世南等名手的临本传世,但,终究未能及原迹之十一。临死,太宗竟命人用它来殉葬于昭陵。从此后世人再也没人看到《兰亭集序》的真迹了。

  暴殄天物!

  千古遗憾,就这样被一代圣明天子一手制造着。

  《兰亭集序》虽属于“序跋”之序,却丝毫不停留于一般的写法,而是将描景抒情和深邃的人生哲理紧密交融,凝聚成一篇极富艺术美感和思想启迪价值的千古美文。

  汉魏以来,动荡频仍,民不聊生,加之两晋政治恐怖,“城头变幻大王旗”,统治集团内部互相倾轧,残杀现象时有发生。于是,士大夫由不满而转向灰心,普遍崇尚老庄,追求清静无为自由放任的生活;玄学盛行,对士人的思想,生活以及文学创作都产生了很深刻的影响。文学创作内容消沉,出世入仙和逃避现实的情调很浓。即令“竹林七贤”之佼佼者阮籍与嵇康也难脱此毂,遑论其余!

  王羲之的作品里,也就难免沾染这种气息。

  但王先生的处世态度,却不是完全玄虚而消极的,文中虽流露出 “修短随化”的消极情绪,但作者能够驳斥“一死生”“齐彭殇”的虚妄,一反“清虚寡欲,尤善玄言”的风气和追求骈体的形式主义之风,揭示生老病死的自然和必然,抒写了一篇情真语笃,朴素自然的优美散文,这在东晋老庄思想泛滥的时代殊为难得。《兰亭集序》不但在东晋文坛上占有一席之地,而且在中国文学史和书法史乃至美学史上,无不享有崇高声誉。

  王羲之对人生、社会、自然的思考当然受其影响。他见会稽有奇山佳水,便萌生终老之志;辞官归隐后,“山阴道上行,山川相映发”,又泛舟大海,远采药石,心海涤除尘虑,接纳万物之美,发掘宇宙奥微……所有这些他都印证到书艺上,正如《书断》所说:“千变万化,得之神功,自非造化发灵,岂能登峰造极!。”

  《兰亭集序》是世所称道的序文名篇,读这篇文章我们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第一段的末尾作者说“信可乐也”,而第二段的末尾却说“岂不悲哉”——一喜一悲,情感反差判若霄壤,却是为何?

   开篇,淳朴无华,不过叙时说地,如清风流水,发诸自然,着色轻淡,用词浅切。阳春三月,风秀景丽,山辉川媚,作者仰观俯察,四美兼具,于是感万物盎然,宇宙邈浩,欢愉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人们因欢聚由乐生悲的感慨是屡见不鲜的。俗话说“千里搭凉棚,没有不散的筵席”。大家难得一聚,是快事、乐事;但“别时容易见时难”,本来这种聚散两依依的情形已使人感慨万端,再由此使人联想到人生无常、生死相隔,怎不使人悲从中来?

  “常恐春去又惜春”,最复杂多变的是人的感情。面对良辰美景,作者不由联想到人生短促,美景难再。其情感由欢乐而转低沉,就犹如水流东海了。

  设若兰亭集会仅限于文人的欢宴,则它决然难以成为千古美谈;设若王羲之之笔仅触及宴会表面的怡然,也难以千古传诵。

  然而,在文章的第二段,陡生转折,喟叹 “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畅叙寄情,或玩物寄托,岂不知“老之将至”,深感韶华春短,壮志难酬,乐极而生悲。可以说,文章由美景之乐到人生之哀的转化,是主题的深化。

  生,乐莫大焉;死,哀莫深焉。即便沉醉诗酒、潇洒澹泊,及时明了“修短随化,终期于尽”,也无法摆脱“死”带来的困惑与煎熬。加上士大夫普遍的情怀:仕途坎坷,知音难觅,欢宴难再,自然加深了对这种体验的深切体会。

  接下去的第三段,作者又站在时间之轴的现时基点上,将心中块垒推诸人类:昔人兴感,已契我心;“后之视今,犹今之视昔”。诗人情感也由悲而壮,由悲而悟。人事倏忽,天道轮回,绵绵无尽------这是永远无法克服的矛盾,而玄学家的所谓“一死生”、“齐彭殇”不过是无稽之谈。 

  统观全文,作者在从自足无外求的自然里得到愉悦的同时,又从中感受到悲哀,进而联想到社会风气,结合生活积淀,造就了起伏的情感变化,最终于深郁中抬起头来,放眼漫漫历史,昭示对生命的痴情执著与深厚眷恋。

  让我们将眼光投向1702年前吧.

  公元303,在琅琊郡(今临沂市)兰山区洗砚池街的一书法世家,王羲之诞生了. <<集柳碑>>记载,“……台曰晒书,池曰洗笔,其地为东晋右将军王羲之逸少故宅也。”

  晋永嘉元年(公元307年)随家族南迁会稽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市).至于迁徙原因,一直未有记载。俗话说:人离乡贱,物离乡贵. 在我的眼前,始终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他迎着呼啸的北风,定定的,眺望着北方,那莽莽苍苍的群山,遮住了他的视线,却挡不住他心潮澎湃地思念家乡.

  王羲之的伯父王翼,王导,都是书法大家,几位堂兄也个个是书法好手。在这种良好的环境里,王羲之耳濡目染,自然对书法有着浓厚的兴趣。七岁,他就开始学书法,启蒙老师很厉害,就是他的伯父和著名的女书法家卫铄夫人。

  卢梭曾经阐述过成功人士的一大特质,那就是忘却自我,“只有在忘掉自我时才更韵味无穷地进行默思和遐想。” 王羲之少年时才智并不出众,“幼讷于言,人未之奇”,但他能坚持勤思苦练。在寂寞的锤炼里,孕育了他独特的心境、气质和纳天地通百家的胸怀。

  在研究汉字美学方面的营构方面,从来没有谁能像王先生那样专一,痴迷,将每个字当作每一个动人的乐符来弹拨,当作每一幅绚丽的图画来描绘。

  每天,他都长时间地练习书法,即便在休息的时候,也在揣摩字体的结构、间架和气势,一边手随心想,一边在衣襟上勾勾划划,天长日久,把衣襟都划破了。

  在家中的一个水池边,年少的王羲之时常独自习字,他从池里取水研墨、洗笔和刷砚,长年累月下来,竟使一池清水为之变黑。孤独使他变得那样纯粹,那样敏锐,如同经历千万次过滤与净化的泉源。

  在今王羲之故宅仍有“墨池”遗迹,“临池”也成为习字的一个代称。

  黄山谷认为:用心不杂,乃是入神要路。 

  有一次王羲之在书房里专心练字,书僮给他送去他平时最喜欢吃的蒜泥和馍馍,几次催他吃饭,但王羲之连头也不抬。书僮没法,只好去请王羲之的母亲亲自来劝他吃饭,不料当王夫人到书房时,却见王羲之手里 正拿着一个蘸着墨汁的馍馍往嘴里送。看到王羲之学书如此刻苦、书艺长进神速,作为启蒙老师的卫夫人十分高兴,甚至不无妒忌地预言,这孩子将来必定有很高的成就,自己在书法上的名望恐怕也要为他所掩了。其实,自古,性痴者志必凝,艺痴者技必精。在卫夫人的心里,一定闪现出荀子的精辟论述——无冥冥之志者,无昭昭之明;无惛惛之事者,无赫赫之功。

  一天清晨,王羲之和儿子王献之乘一叶扁舟,在绍兴游历山水风光.突然,王羲之发现岸边有一群鹅,正不慌不忙地踱着方步呢.他不觉十分喜爱,便询问附近的道士,请求将这些白鹅卖给自己.道士回答:右军大人想要,倒不困难,只须代我书写一部道家养生修炼的<<黄庭经>>,就不在话下.

  王羲之欣然而应.

  这就是广为流传的 “书法换白鹅”的故事. 后来这部《黄庭经》被称当作“右军正书第二”,又被称作《换鹅帖》。该帖的宋拓本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李白的诗“镜湖流水漾清波,狂客归舟逸兴多。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送贺宾客归越》)就引用了这个典故。

  涉浅水者见鱼虾,涉深水者观蛟龙。执着的王羲之常常伫立水边,观鹅而沉思,从鹅身上揣摩、研究书法的道理,终于形成了著名的 “王羲之手式”:食指高钩,如鹅头那样昂然微曲;拇指置于食指与中指之间;无名指内钩,抵住笔管的下端;小指紧贴无名指——运笔时,宛如白鹅两掌齐力,清波微漾,以神驭气,以气运力,贯注笔尖,曼妙自然,如行云流水。

  拳要打,字要写,百炼成钢。

  为了练好书法,王羲之每到一个地方,总是不畏艰难,拓下各种碑刻,以积累大量的书法资料.他的书房,院子,都放着桌子与凳子,摆好文房四宝,每想到一个结构好的字,他就马上写到纸上,凝神苦思,每每寝寝忘食.

  还有一次,他把字写在木板上,拿给刻字的人照字样雕刻.那人用刀削木板时,竟发现王羲之写的字,笔记印到木板上,有三分之深,不由得大吃一惊.,就是成语 “入木三分”的由来.

  踏着他人的脚印走到尽头,也难以留下自己清晰的足迹。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眼界的开阔,王羲之不再满足于— 碑—帖的借鉴和一二位师长的指导,他要博采众长,形成一己之风。在详察古今,博采众长的基础上,王羲之改变了晋代以前平板匀整的篆、隶书法,创造了飘逸潇洒的行书,骨力刚健的楷书、神采飞扬的草书这三种具有浓郁的个人风格的字体。

  从来,文人墨客身后能留下脍炙人口的故事,王羲之更是如此。《世说新语&#8226;雅量第六》记载:郗鉴(时任太尉)派门生往王府选婿,王府子弟均刻意保持矜持,唯独王羲之在东床上袒腹而卧,边啃烧饼,边比划着写字.门生回报,郗鉴沉思片刻,便认为他是最合的人选,便决定将女儿郗浚嫁给他。女婿后来便因此而被称作“东床”。

  王羲之还以自己勤学苦练终成大器的亲身体会教导同样爱好书法艺术的儿子王献之。

  相传,王献之开始临摹父亲的书法时,便问父亲可有什么秘诀。而王羲之却指着院子里的十八只水缸对他说,秘诀就在这些水缸里,当你把这十八缸水写完时,自然就知道秘诀在哪里了。

  王献之遵从父训,天天从缸里取水磨墨习字,几年下来,这十八缸水果真被他用完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王献之的书法也就有了很大的提高,并最终创造出结构微妙、字体秀丽的“今草”,也成为一代大家,与乃父齐名,并称“二王”,又称“小圣”。

  “不要问花开多少,自然有春风做主。”王羲之的字越到晚年越好,越炉火纯青。和他几乎同时的中国最有名的道士陶弘景曾说:“逸少自吴兴以前,诸书犹未称。凡厥好迹,皆是向会稽时、永和十许年中者。”虞龢也说:“羲之书,在始末有奇,殊不胜瘐翼、郗愔,迨其末年,乃造其极。”

  一位杰出的书法家,不但能通过书法表达他的思想情感,而且他所写出来的字也必须充满生气、活力并具备和谐的形体。书法是一门艺术,它需清醒的头脑以及对运笔技巧有着娴熟的全面的掌握,才能够把字写好,这需要多年的精心浸渍方能见功效。

  王羲之不但是位杰出的书法家,更是位难得的好官。可惜,他与陶潜一样,生不逢时,为官时被人排挤,在位便难得长久;好在辩证法是不选时代的,是公平的,代代平等,人人平等。最终,天济奇才,天纵奇才,成就了一位前无古人后罕来者的书圣。

  王羲之当过官(右军将军),是一个心肠很好的人,他曾劝过同僚,对人要公正仁慈。据史书记载,朝廷公卿看重王羲之的才器,屡屡召举为官,他却屡屡辞谢。后为征西将军瘐亮参军,累迁至长史,晋宁远将军、江州刺史,官至右军将军、会稽内史。他后来与太原王述不和,称病去职,归隐会稽,自适而终。世称“王右军”、“王会稽”,即出自于他的这一番经历。

  公元361年,王羲之去世,享年五十八岁。

  关于王羲之的死因,一直是一个谜团,可谓众说纷纭。

  第一,也是最多见的说法,是病死;第二说由金庭返朝误时,陛下三传未至,被斩於京;第三说在金庭修身炼丹,误服药物致死。

  同时,与梁祝一样,王羲之“去郡”以后终老何处,因史籍语焉不详,史家持论不一。

  部分学者认为,王羲之终老山阴;还有部分学者据宋《嘉泰会稽志》认为王羲之非终老山阴而是在诸暨苎萝。

  近年来,倾向于终老嵊县金庭说的学者较多。认为他晚年移居于剡之金庭(今浙江嵊州市金庭镇),与当时名士谢安等在此寄情山水,安度晚年,去世后即安葬于瀑布山下(史传此地为道家的洞天福地之一)。

  学者们指出此说可信的理由是:

  一、可据的史料较多。唐人裴通在《金庭观晋右军书楼墨池记》中说:“(王羲之晚年)家于此山,书楼墨池,旧制犹在。”白居易《沃洲禅院记》中载,越之金庭“高士名人许玄度、孙绰、王羲之等十八人或游焉、或止焉”。《浙江通志&#8226;名胜志》载,王羲之好友许询(玄度)闻知王氏隐居金庭,特从萧山迁来嵊县与王羲之为邻,卒葬于孝嘉乡济度寺。因而李白有诗云:“此中久延佇,入剡寻王许(《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诗中所指“王、许”,该是指王羲之与许询。此外,宋人高似孙撰《剡录》卷四载:“金庭洞天,晋右军王羲之居焉。”又云:“王右军墓,在县东孝嘉乡五十里。”此后历代县志均有类似记载。王氏第47世孙王鉴皓主修《金庭王氏族谱》也载:公元361年王羲之病逝,子嗣以“右军爱金庭之胜,胥宇于此,殁,遂埋王于居宅之旁”。王氏5世孙衡舍王宅为金庭观。《族谱》指明王羲之乃“自琅琊迁会稽、自会稽迁金庭之祖”。

  二、惟金庭至今留有遗迹。今金庭观右,还竖有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王氏裔孙秀清所建立的王羲之墓道和碑坊,墓则在观后的瀑布山麓,墓前还有明弘光年间立的墓碑。金庭观今存山门、大殿。在金庭及其周围乡村流传着有关王羲之晚年隐居金庭的传说。金庭附近有许多地名与王氏有关。如华堂乡(村)、灵鹅村、王罕岭等。今新合乡有十几个自然村以王姓为主,多自称为王羲之后裔。

  三、王羲之生活在佛道鼎盛之时,当时的世俗学者、官宦中也多有精通佛道、崇尚隐逸者。王羲之与当时高僧竺法潜、支遁、白道猷等交往甚密,这些僧人多在距金庭不远处建寺修禅。金庭在当时被称为道家第七十二洞天,剡山成为当时佛道修行者的中心地。王羲之崇尚隐逸,便于与高僧交往。

  斯人已去,但历史的烟尘掩盖不了他的绝世风华。他的书法,为万世式瞻,高山仰止。

  自古,练习书法者大有人在,但逾越王羲之的成就与影响的却寥若晨星。看来,并非只有蜜蜂才在花丛中飞舞,然而,却只有蜜蜂将花粉收集起来酿成蜂蜜。

  王羲之的书法被誉为“龙跳天门,虎卧凤阙”, 其楷、行、草、飞白等体皆能,如楷书《乐毅论》、《黄庭经》、草书《十七帖》、行书《姨母帖》、《快雪时晴帖》、《丧乱帖》等。遗憾的是,王羲之

  作品的真迹已难得见,我们所看到的都是摹本。

  不知道天堂里有没有文房四宝,让伟大的王羲之得以一展风采?

作者:songhuyishi

 
 
 

首 页简介文摘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山东省临沂市鹅池书院   站长:王玉亮    电子邮箱:wwyl1963@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